谁为野狗负责?

槟政府宣布“杀狗令”,掀起轩然大波;面对野狗为患,频频伤人的情况,槟政府的决定,究竟是保护了州民的人身安全,还是滥杀动物?争论的背后,又有谁肯为野狗的生死负责任?

社会对“杀狗令”产生种种质疑,是可以理解的,狗命毕竟也是命。却不能忽略的一点是,野狗真的有“生存的权利”吗?所谓的野狗生存权利,其实是人的主观赋予的,诸如鸡是“食物”,狗是“友伴”之类的观念,都是人类一种主观的想法和行为。

更何况,野狗没有身分,也没有主人,野狗的存在对社会产生安全隐患,有部分“幸运”的野狗被领养,成了“家狗”,但其他的呢?被捕杀几乎是注定的命运。

虽然,杀狗令是粗暴的,但不捕杀野狗,谁来为野狗咬人事件负责?不可能是爱狗人士,也不可能是那些叫嚣护狗的网民,更不可能是媒体。

野狗之所以是野狗,是因为无人看养,野狗交配繁衍,一次生几只。野狗数量在一年内几乎是成倍增长的,而成群结队的野狗四处游走,长此只会使问题更加恶化。

对州政府来讲,人力财力的匮乏,难以将野狗集中管理,况且州政府也没有义务收养野狗,这一来,州民的安全隐患和保护动物之间,又一次形成了矛盾,不捕杀野狗,谁来担保民众不被野狗咬伤?

野狗在人类社会的泛滥,终究是错的;与其喋喋不休的争论,还不如借这件事,将动物保护机制建立起来,从根源上控制野狗的繁衍,为野狗的生存实行管理,州政府才不会为野狗生存头疼,毕竟政府不是收容所。

文:陈协运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