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外之意

黄惠康大使的茨厂街谈话,有人说是干预内政。

他说反对一切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种族主义、暴力主义,这些一般性原则不知干了谁的政?

这些原则难道不是四海通行的吗?连我们的政府也是这样说的。

只因为是在茨厂街,又在那个下午说了,有心人就认为他是意在言外。

这事件也给那些极端分子提个醒:马来西亚华人的遭遇,是马来西亚的内政呐,可不是寄居者,也回不去那里,更不许他人来关心。

文:张木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