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30%爆发点
令吉狂贬金融风暴重临?

令吉目前的贬值现象和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情况极为不同。

我国在今年4月1日正式落实消费税(GST),在市场还未开始消化消费税带来的影响和效应之际,令吉却在12个月来节节下滑,屡创新低,加上国内政治因素和外在经济影响,令市场乌云笼罩。

令吉兑美元汇率跌穿4令吉的关卡后,触动了国民对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恐惧的神经。

令吉在过去一年来兑美元汇率滑落23%,写下17年新低水平,令市场担忧资金管制的实施。

目前,令吉已跌至17年新低,令吉兑美元汇率在过去1年内就贬值将近23%,距离30%爆发点只有仅仅的7%之差,不禁令各界担忧历史即将重演。

最差新兴货币

令吉在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时期,在12个月内兑美元贬值了30%,当时政府拒绝国际货币基金的援助。

而国家银行实施一系列的资金管制和货币政策,并把令吉兑美元挂钩于3.80水平,成功稳住经济。

令吉兑美元在过去一年的走势是新兴市场中表现最差的货币,也因此拖累原产品价格显著下滑。

同时,潜在主权债务评级下调,政治问题令外资止步,在加上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也拖累区域大市走势。

目前,令吉面对大马外汇储备减低、外资持有本地货币债券比重偏高,以及外币债务偏高的三大威胁。

为了推动出口经济和加强出口竞争力,中国央行在8月毫无预警地突然改变汇率管控政策,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调整,导致人民币贬值近2%。

亚洲货币也应声齐跌,原已疲弱的令吉更是雪上加霜,在这时失守兑美元4.00令吉关口。

商品价格大跌

印尼盾、泰铢、菲律宾比索等其他亚洲货币也纷纷走跌。

另外,主要原产品如石油、棕油和橡胶等价格短期内大跌也是打击令吉的主因之一。

区域未有危机国行暂不插手

纳吉信心喊话,表明政府现阶段无意定汇和实施资金管制。

但是,为何令吉节节下滑,但政府国行却未有所表态,也没有采取行动的迹象?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令吉目前的贬值现象和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情况极为不同。

当时主要是泰铢在1997年7月蒙受重挫,随后才打击令吉和印尼盾,甚至韩元也同时受影响。

当时的经济风暴主要是区域性金融危机,殃及多个国家才掀起风暴式的金融灾难。

同时,当年的银行业贷款高度集中于产业、实业和股票融资等非生产性领域,导致大量热钱撤离打击股市,拖累银行业需面对巨额坏账。

市场预计美国升息

令吉目前面对的局面主要受到美联储量化宽松(QE)退市,加上市场预计美国升息和原产品价格大跌而大举撤资,以及中国经济数据欠佳,打击马股和令吉走势。

此外,我国目前政治不明朗和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债务问题,以及外资持债比例偏高,也提高了令吉面对的贬值风险。

市场担忧大马会再度落实货币挂钩和资金管制,但国家银行总裁丹斯里洁蒂早前已表明国家银行无意落实资金管制政策。

而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也同样信心喊话,表明政府现阶段无意定汇和实施资金管制,并持续维持国行决策的独立性。

专家看好前景

经济学家对我国经济维持乐观主要因为银行基础仍处于稳固状态,整体经济表现仍稳定。

我国在今年上半年取得5.3%的经济增长,而经常账项盈余也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1%。相对区域国家的经济表现,我国仍处于稳定增长状态。

政治不明朗和一马发展债务问题,以及外资持债比例偏高,提高令吉的贬值风险。

资金管制 挂钩美元外储不足以支撑

若国行要实施资金管制和美元挂钩政策,我国必须拥有充裕的外汇储备金作为支撑。

但是,我国的国际外汇储备金目前已经跌破1000亿美元(约42678亿令吉)至947亿美元,或3577亿令吉,未足以支撑这两个政策。

猜测国行升息遏制

若要实施美元挂钩,国家银行必须拥有足够资金维持令吉的价位,来符合美元走势。

因此,市场甚至猜测国行可能会采取紧急加息措施来遏制令吉下滑趋势,利用利率来控制资金流动。

升息虽然可间接帮助提升汇率,但同时却提高贷款利息,反而会导致商业银行和金融机构对国家银行的借贷成本提高,导致市场利息提高,最终将削弱人民消费和打击商业领域的投资能力。

令吉贬值也对旅游业有利,有助吸引更多的外国旅客。

成本至少涨15%进口商首当其冲

令吉贬值首当其冲的是进口领域业者,在这一年来至少将面对15%的进口成本高涨压力和资金短缺的直接冲击。

市场担心,若令吉贬值的情况没有改善,进口领域的商家必须动用流动资金来应急,若处理不当则将陷入资金周转问题,甚至需要裁员来解决财务危机风险。

消费税落实后,商家纷纷将价格上涨压力转嫁给消费者,在市场整体未度过消费税调整期之际,同时面对令吉贬值的打击,若加上企业盈收受挫,则将衍生更广泛的民生问题。

出口商家反而有利

往另一方面来想,令吉贬值相等于出口商品降价,这对以出口为主的领域(如科技、手套、塑胶和包装)商家而言反而有利,能够吸引更多的外国买家,促进出口贸易,反而有助强化大马的竞争力以取得贸易盈余。

除了出口贸易,令吉贬值也对旅游业有利,有助吸引更多的外国旅客。

回顾亚洲金融危机:打击股汇市泰国爆发蔓延亚洲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其实始于1997年7月至10月,由泰国开始爆发,进一步蔓延至邻近的亚洲国家,打击这些国家的汇市和股市,以及其他资产价值。

亚洲各国经济因此而蒙受严重打击。

泰国在1997年7月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制,而实行浮动汇率制,成为掀起金融风暴的起因。

泰铢兑美元汇率当日即下滑了17%,造成外汇和其他金融市场一片混乱,拖累东盟国家如菲律宾、印尼和大马相继沦为国际炒家攻击的对象。

大马所受的打击程度仅次于泰国、印尼和韩国,被世界银行列为亚洲金融危机五大受灾区(泰、韩、印尼、马、菲) 之一。而香港和新加坡则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1997年下半年,日本一系列银行和证券公司相继破产,而印尼金融风暴则是在1998年出爆发,面对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印尼在1998年2月11日宣布实行印尼盾与美元挂钩来巩固印尼货币,但却导

致国际货币基金扬言撤回对印尼的援助,令印尼陷入政治经济大危机。

香港成功打败炒家

国际炒家在8月趁美国股市动荡和日元汇率持续下跌,而对香港发动新一轮攻势。

不过香港金融管理局动用外汇基金进入股市和期货市场来吸纳国际炒家抛售的港币,成功打败炒家。

泰国、韩国、印尼、大马与菲律宾成五大灾区。

整顿金融机构 紧缩货币支出

大马政府在从1997年下半年到1998 年上半年的期间内采取了整顿金融机构、紧缩货币供应、紧缩财政支出等措施,以稳定金融与经济形势。

政府主要以货币、财政政策为主要手段,压缩需求,挤出危机前高投资阶段产生的泡沫需求;同时大力整顿金融体系,力图切断金融向生产体系的传导渠道。

在整顿金融机构方面,国家银行加强对金融机构的监督与管理,同时关闭营业状况恶化的银行与证券公司,促进金融机构的合并。

国行分别在1997年12月和1998年3月提出了以公布金融机构营业状况和加强对金融机构进行监督为中心的稳定金融体制对策。

限制房产股票贷款

随后在1998年4月制定了以大型金融公司为中心进行金融公司合并的方案,同时降低金融机构的法定储备金比率,以增强金融机构对产业领域的贷款能力。

国行还限制金融机构的房地产、股市投资的贷款比率。

为了尽快稳定金融以稳定经济,政府于1998年9月1日宣布实施管制外资资金流动的政策。

管制外资流动政策

1.外资的对外往来账户间的资金调动须经大马国家银行的批准;

2.所有金融资金交易只能通过大马政府授权的金融机构进行;

3.外资投资须在大马滞留一年以上方能撤资汇出国;

4.实施固定汇率(1美元兑3. 8令吉) 等。

文:郑栎萍硕士

文:郑栎萍硕士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