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一半的交

巴西古当马青团宣布与首相断交,以抗议首相力挺9.16集会,随后,巴西古当马华区会主席说,断交的问题已经不存在,请不要再追问。

老兄,你开记者会那天已经知道自己是向“盟友”宣战的,结果盟友接受了挑战,惟他们的司令只是招来了一只信鸽,要它带上几句话,对象不是宣战的那几个小瓜,而是小瓜们的老头子大瓜,大瓜再闭门交代几句,哦?战争结束了?

当一天无主子状态的英雄很是容易,然而,当四方八面向你施加压力的时候,你的抗衡,你的顽强,才是真正的有所作为——打仗也得等敌人出现才叫打仗嘛,自己宣战然后走出城门绕一圈回家睡觉也叫打仗吗?

断交这个决定没有对,因为你早已错过了强硬的表达自己;它也没有错,错在你没有把它执行到底;而现在的情况是:错上加错。

断交是有过,后来取消了,因为气消了一半,所以交也从全断变成了半断,断剩一半的交,就看可以怎样慢慢的,静静的,躲在更大的课题背后,全部消掉。

盟友就是最大敌人

其实,断交从来就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直到你拉一群人高调跟人断交为止——你把课题搞出来在先,卸器投降在后,媒体追问反而被责怪了?你有本事还人家2天前的半版报道大家就扯平嘛,如何?

提出断交云云,基本上等同于认清了“原来盟友是我最大的敌人”的真理,怒气之下拉兵攻打是徒劳无功的,人家FBI也还没行动嘛,你的行动难免只让自己洒出几碗热血,然而总比扮凯子好看。

早前高调沦为窝囊

又会有人说,断交之后,甚有可能被赶出去,走了即无法上达华裔心声云云,然而,如果当马青要表明心声也必须透过断交这一点也唬不了人的绝招的话,则走不走又有什么分别?

有分别的,现在走还可以板着腰骨;走迟了,会收留你的将会是比马青更没有分量的东西。

而你选择了收回成命,于是,早前的果断就沦为了鲁莽,早前的高调沦为了窝囊,早前甚有原则的气愤填膺就是当下草率的奴才遵命。几岁人啊,把断交弄成断奶一样别扭,你那另一半的交到底几时要断啊?

郑喜文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