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帝国与朝圣

韩国流行文化对世界的影响力,尤其对东南亚地区,是毋庸置疑的。

笔者最近到韩国旅行,从吉隆坡飞往韩国首尔的飞机上,就看到我国许多年轻马来女生结伴或独自一人到韩国自助旅行。此情况与台湾女生蜂拥到欧洲自助旅行有相似之处。

笔者曾到中欧和东欧背包旅行,所住背包客栈几乎亚洲脸孔多为中港台女生,鲜少看到马来女生。在纽西兰生活时,遇到的大马人,也多以华裔为主。

然而,到韩国时则发现马来族群到韩国特别多,还有发现一些旅舍附加马来文说明。在欧洲和纽西兰则没有马来文,可见旅客人数少,无法引起旅游业者的关注。

韩流迷往首尔朝圣

笔者在飞机上也遇到来自雅加达的韩流迷,特别到首尔朝圣。他说韩流在印尼很红,甚至影响人们的穿着、发型、音乐、影视等文化产业,许多人争相模仿韩流明星穿着。

机上也有华裔女生一个人带着两个大行李箱,想必是到首尔扫货,或走单帮,或满足个人消费欲。

有趣的是,不论任何族群,在往韩国流行文化之都首尔朝圣的过程中,每个人的穿着打扮,都间接透露自己的文化消费认同。

虽然隶属个别宗教、族群,头戴头巾的马来少女,穿着宽松时尚衣着和紧身裤,脚蹬超高跟鞋。雅加达少女则身穿韩式风衣。一群华裔少女身穿韩风衣裳、染发,皮肤白皙近似韩国女生。

由于韩国近几年通过软文化输出韩国价值观,不可否认是非常成功的。

韩流文化侵占亚洲

旅客往首尔多抱着朝圣心态。他们从韩国影视剧看到韩国的服饰、饮食、生活、景点,已在心中想象韩国的形象。

再通过旅行这种个人实践的消费活动,一一去在现实体验剧中人或明星的韩国生活,达到一种文化朝圣的实现之旅,让想象的心灵得到满足,然后回到母国后继续在文化上消费韩国。

韩国通过影视剧形成亚洲韩流文化,崛起成为亚洲颇具影响力的文化帝国,强势入侵亚洲尤其东南亚国家。就亚洲情境来看,韩国在亚洲的流行文化影响力,仅次于美国好莱坞对全世界的文化帝国主义。

走在首尔街道可强烈感受文化输出的成效,单单和笔者一同入境的旅客就有马来西亚、新加坡、中国、台湾、印尼等。搭地铁时,播报抵达地点除了英语韩语,还有日语汉语,民宿的住客说明还有马来语。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旅客多亚洲,尤其东南亚、东北亚的脸孔,白人和黑人脸孔较少,若与落后的东南亚旅游区比较,更是少之又少。

对国家经济帮助大

可见韩流主要“侵略”周边流行文化、影视产业发展相对落后的国家,使其他落后国家的民众容易被韩流“说服”,进而消费、旅行。

韩国民众也乐见其成,在售卖商品、饮食时,有相关辅助旅客的解说,对游客亲切,学习游客母语等。

韩国成为文化帝国之后,随影视产品衍生的各种附加商品,在消费朝圣之旅的欲望中被撩起,各国旅客都欢欣购买。

这当中所制造的生产总值对国家经济帮助很大。

一场旅行,是一次文化朝圣,就是进行一场文化消费认同的实践。韩流的植入性行销完美地将文化消费发挥极致。印刷宣传品技巧、优越地传达旅游资讯和消费欲望,带动经济之余,也输出韩国价值观。很多旅客在不经意,在朝圣过程已接收了。

廖珮雯■文字工作者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