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城有方

莫哈末纳兹里(左)与杰费里推介Think City其中一个城市保护活动范围。

城保工作不简单

根据资料,早期的城市保护,一般被视为是历史建筑和历史地区的保护。

但狭义的学术范畴内,城市遗产更侧重公共空间、街巷肌理、历史环境等在内的综合性,更讲究整体环境的保护。 

且随着经济全球化和城市化加快步伐,城市保护活动也日益复杂。 

根据“全球政务网”上,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兼博导张松所发表的文章“城市保护与城市品质提升的关系思考”,城市,不只集中在建筑物、供人们生存的地方,而且还是社会和经济活动的摇篮。 

城市要有吸引力

一个城市,要有吸引力,人们愿意在此工作和生活,在这里享受休闲和创造文化。 

因此,城市不是单纯的建筑物聚集区,城市所具有的特征、所面临的挑战,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关注,城市保护工作不简单。 

应更关注甲槟以外古迹

自马六甲和槟城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后,国人才开始关注城市历史遗产保护活动。 

然而莫哈末纳兹里说,这两个有政府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照顾着,基本上,不会再有什么问题。 

霹雳州也有许多古迹建筑物,散发出特质魅力。

小国历史资源有限

他说:“我们现在更需要关注的是其他的城市的历史遗产保护,如霹雳州华都牙也(Batu Gajah)、古晋和亚罗士打等,有许多旧店铺和建筑物。” 

“我认为,像我们这种规模小国家,历史资源绝对有限,必须好好利用,城市保护是必须的。” 

莫哈末纳兹里补充,现在国人也比较可以接受“旧即是美”的概念。像Think City一开始的基地是在槟城,现在角色已经扩张,城市保护活动范围更大。 

他也强调,如同UNESCO的定义,城市保护工作,要保护的不只是建筑物本身,也要考虑到里头的文化,如这建筑物里头原本的活动。 

“要考虑到建筑物修复后,又可如何使用,功能是什么?” 

城市保护顾忌整体环境

学者指出,“建筑保护”(architecture conservation)与“城市保护”(urban conservation)概念不同。

城市保护观念是建立在对城市整体环境的深刻认识基础之上,这思想 自1960年代以来得以不断发展,UNESCO于2011年,对城市保护给予了新定义。 

该组织认为:“城市保护不局限于单体建筑保存,也要顾忌整体城市环境”,使得城市保护成为一个复杂的,且全面的学问。 

随着城市保护知识的发展,人们开始意识到,虽然一些历史地区内单一的建筑物,不是每个都具有突出的历史文化价值。 

但这些建筑物所构成的整体环境和秩序,却反映了某个历史时期风貌特色,价值因此升华,所以由普通民居、传统店铺组成的历史地区,也逐渐受到重视。 

未来趋势须着重空间规划

未来的城市保护,必须更着重空间规划,不只是有实体空间。

莫哈末纳兹里认为,当中必须考虑到可吸引什么样的人流,在那个地点进行什么类型的活动等。 

他也举例,目前,巴生谷许多市议会陆续把城市保护元素纳入其中。

例如包括吉隆坡市政局(DBKL)也在多月前推介了第一个骑脚车道、梳邦市议会(MPSJ)的低碳城市和八打灵再也市议会(MPPJ)的永续计划。 

“这些计划虽然名义都不一样,但都有城市保护概念。” 

过去5至6年内,这些东西根本不会出现,他续称:“我相信未来5至10年内,发展趋势将令人更加振奋。”

他也冀望,随着年轻人对城市保护和历史遗产维护更有意识,可向各方提出更尖锐的质问和监管。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