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文冬怀旧一番

文冬,具有悠久的历史文化,至今还保留着丰厚的历史痕迹,游览文冬的核心本该突显其“古老”之意,包括当中的古老建筑、名人故事、人文风情、碑铭和牌坊等,让游客集观光、观摩、欣赏、学习、感受与体会于一体。无奈的是,当人们一窝蜂前往文冬游览,大多仅享受于吃喝玩乐,却对这具有深厚文化底蕴且人文荟萃的乡镇一知半解,今日,不妨来看看,文冬的人文民情。 

想到文冬,你会想到什么?

吃、喝:猫山王、D24、豆腐卜、野味、云吞面、树屎粉、古早味雪糕、劲抽冰……?

玩、乐:文冬大巴刹、热水湖、森林瀑布……?

若你对文冬的想法仅限于此,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上述观点仅是文冬旅游给大家的刻板印象,其实游览文冬不该仅是如此!

早年文冬市区以杂货店生意最为盛行,生存至今的“广生号”就是其中代表。这个自二战前一直刻印在外墙的广生“招牌”,已成文冬华社“古迹”。

游览文冬时,会否有一刻犹豫为何135年历史的广福庙会建在进入和离开文冬市区的门户位置?再来,大家都很喜欢吃“树屎粉”,那么又有多少人知道这“树屎粉”为什么叫“树屎粉”?又再来,文冬“味念鸡”为何会比家乡广西的“味念鸡”来得好吃?这种种疑问,可能连很多的文冬人都已懵然不知了。

同悦工作坊文创工作者李德伟与李丽萍夫妇虽并非地道的文冬人,但谈吐间我们能察觉他俩对文冬那显露无遗的爱。

李丽萍:提拔文冬年轻人成为当地导游是当务之急。

忽略其旅游价值

“从事文创工作多年的我们是在偶然机会下爱上这里,对于文冬未能充分突显其旅游特色,我们认为这绝对是一种遗憾。近年来,全国各地纷纷掀起旅游热潮,两个入围世遗的城市槟城与马六甲也应这股潮流不停的发展其旅游事业,其中业绩大家有目共睹。但与此同时,大马并不可能再出现第三、第四个世遗,那么像文冬这样的二线城市应该要怎么发展其旅游经济,亦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难道我们要让这同样历史悠久的乡镇‘自生自灭’么?”

李丽萍说,目前旅游业与历史悠久的会馆唇齿相依,文冬旅游业除了可将业务外包给旅游公司的同时,亦可将其中的会馆文化带入其旅游的核心中,从而让一些可能会走向没落的会馆得以重生,达到在吃喝玩乐的同时,对文冬的历史文化有更深的认识。

“身为大马人,有谁会不认识陆佑?但文冬以外的国人又有谁会晓得陆佑与他开拓文冬的那一段历史?陆佑造就了文冬建埠早期的经济兴旺,归其原因主要是锡矿的大量开采与生产。与此同时,大量会馆相继崛起,人们那时的观念也在不断更新,导致工商组织和活动茁壮的成长了起来。又再来,有谁不认识孙中山?但又有多少人知道大马,乃至全世界目前仅存的两间中国青年益赛会与孙中山的关系?这百年历史的中国革命机关,如今还能在文冬找到当时的不少遗迹。”

着重于提高形象

她补充,文冬的旅游宣传广告,不应仅以吃喝玩乐为主,更应着重于提高文冬的整体品牌形象。榴莲、文冬姜、豆腐卜、酱油、野味等固然是重点,但这些均属层次较为表面的旅游,我们应要更全面的认识文冬,这样整个文冬的经济拉动才会更为的显著。”

除了新加坡与吉隆坡外,文冬亦有一条陆佑街,它也曾是文冬的商业中心。

似乎早已没人记得中国青年益赛会当年的风光景象。想当年,孙中山曾在此进行筹款活动。

资金欠缺制约发展 

曾几何时,加叻大道的建为全马人民带来了无穷的便利。人们只需看着指示牌、拐一个弯,就可直通欲到达之地。

虽说路程缩短是件让人雀跃之事,但加叻大道周遭一些“小路乡镇”却因无人问津而渐渐失去光芒,年轻人不见就业生机,自然纷纷往外跑。

旅游业由于投资周期长且受一系列社会与自然经济的不确定因素影响,资金不足一直成为制约旅游业进一步发展的最主要原因。李丽萍表示,文冬在这方面亦遇到了同样的瓶颈。

“最近,政府频频把旅游资金投放于重点旅游区,那么像文冬这样的二线城市不就没人来投资了?这做法确实值得商榷。由于政府能投入于文冬发展旅游的资金毕竟有限,那么本地民间团体就更应探讨要如何去运作与发掘文冬旅游经济与各种延伸性问题。”

民办旅游应强化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文冬旅游业开始崛起,以目前的发展趋势来看,它因优越的地理位置与优美的人居环境使其在短时间内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经济与社会效益显著的同时,其知名度亦迅速大增,异军突起成为大马旅游界的一匹“黑马”,倍受国内外游客瞩目。

接着,大吉隆坡计划、马中关丹产业园、中枢大道、关丹深水码头及文冬专科医院都会在这7年内落实,被纳入版图的文冬在未来7年内会否如愿变成集旅游与经济快速发展地区,毅然成为首都吉隆坡周边地区的强劲后盾,亦同样让我们期待。

“目前,文冬旅游业也面临激烈的竞争,所以我们必须根据文冬的自身特点打造旅游产品及积极开发旅游营销策略。

文冬旅游管理方式和市场拓展理念其实方向尚未成熟。说自然原生态风景它有,说本地特产它亦有,但人文历史宣传上却存在着一定的不足,让游客觉得文冬不就仅有吃喝与玩乐。

欠缺年轻导游

未来,文冬旅游应逐渐由单个品牌的“点”转变为联手编织旅游产品的“线”,由民间团体和旅行社独立宣传转变为捆绑宣传联手促销,共同营造融洽和谐的旅游氛围,从而推出更多的旅游产品、提升旅游品质。

李丽萍说,“我们并非要做得最好,而是要努力变成唯一。目前,带团来文冬游览的导游素质亦有待加强,需要拥有对文冬深厚的认知方可让游客一窥文冬的魅力。此外,提拔更多的文冬人,包括文冬当地年轻人成为导游,亦是当务之急。”

“文冬旅游地图”内容详尽,为游人提供了无穷便利。

文冬老戏院如今也变成了货仓,过往男女生必须盛装赴约的场面已成往事。

被忽略的兴盛年代

人微言轻,是当年许多南来马来亚新客的命运。姗姗来迟的大马广西人亦是如此。

在那风雨飘摇的年代,各籍贯间辛苦挣钱,免不了会有明显的籍贯主义。迟来的广西人虽遍布全马,但阵容略显单薄,仿佛寄人篱下,声势往往不及其他籍贯……。

文冬有“三多”,即会馆多、广西人多与山多。这里可说是个广西村,广西人占了当地华人的60%。19世纪中叶开始,文冬被发现蕴藏丰富的锡矿,吸引大量矿工前来开采。1895年,文冬开埠功臣陆佑率众从吉隆坡东渡以后,文冬开始进入了兴盛年代。

文冬广西会馆成立于1910年,今年步入105周年,那么广西人应是更早于那个时间来到文冬。

从事割胶谋生

当年来到文冬的广西先贤多半目不识丁,欲从事农牧,但多数田地已由先到的其他籍贯新客开垦,所以多半从事粗重工作,如散工、割胶、耕耙与采矿工人等。早期的文冬可谓是“胶工时代”,很多广西人都是以割胶谋生的。为适应当时作息,文冬进而产生了一种取名特别的食物“树屎粉”,树屎即树胶,树屎粉便是胶工的面食,这其实说的正是经济米粉,亦是文冬多代人的早餐与宵夜。

广西人其实全马各州都有,只是人数不多且零星分布,甚少为人注意。人数不多的或已入乡随俗,虽没忘祖,但多半也会融入该地源流最多籍贯的语言使用与生活方式,淡化了身上的“广西色彩”。食物方面亦是如此,像是就地取材使用文冬姜所烹调出来的味念鸡,在口味上更出现“青胜于蓝”,比广西家乡美味的奇妙现象。

豆腐卜与生姜为文冬人带来无限商机。

处境:仅有资源

没有策略在文冬旅游开发之初,由于自身独特的旅游资源,故避免与其他同类二线城市旅游市场无序的竞争。其中,D24、猫山王、文冬姜、黑酱油、豆腐卜、森林瀑布、热水湖等毅然变成了文冬的“生招牌”,使文冬相对于其他二线城市较早认识到旅游资产所带来的优势。 但这仅仅如此是不够的。游客穿梭于文冬古街古巷、行走于大巴刹时,往往忽略了身边的一些人、事、物,这些往往正是文冬真正的卖点。由此,李丽萍创作的“姜蓉小姐”、“豆腐卜哥哥”、“榴莲先生”等于这时油然而生。

“我们除了可凭借这些可爱的卡通牌板增强与游客的互动外,亦可帮助业者们提高其产品的销量,尤其年迈业者更无需一直重复同样的对白,顾客买得容易、产品无形中也出得快。”

老人故事轻易被忘谈话当中,我们徒步经过了两间特别醒目的老房屋,其中一间里头坐着一位年迈裁缝师;另一间则坐着一位年迈理发师,他俩均出生于文冬,是地道的文冬人,喝文冬的水长大,对于文冬的一些老故事,自己偶有经历,偶有听闻。其中,前者提及自己曾于二战时期逃至文冬深山时感触良多,而后者说起自己曾给当时苏丹理过头、刮过胡子时,更显神采飞扬。由此可见,这些老人的故事绝非无人问津,只是没被留意。

“要知道历史一去不复返,若当年没留下任何记录,只能算是我们心中永远的遗憾。老照片也是回忆的一种,它除了流露出丰富的时间信息外,亦是不可复制的。例如,谁能想象,当年文冬人看电影,男生系领带,身穿西装西裤;女生则身穿洋装小花儿裙的景象?若有相关老照片、老古董,那么就可重新观察当时文冬的辉煌景象,亦可校正我们的现状。”

古早味的茶餐室于城市并不多见。

善用会馆特色

文冬约有60多个会馆和华人社团,为霹雳乃至全马最多,这正是文冬的另一大特色。虽文冬旅游开发历史较短,但依目前存在的旅游产品来看,其亮点与特色还是有的,例如,当地会

馆应共同打开大门迎接游客,让游客们对文冬有更深度与全面的认识。

文冬广西会馆

窥探背后故事

“很多会馆均认为自己遇到了瓶颈,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在时代变迁中失去原有角色,其实这并不然。在文冬旅游不断开发的过程中,很多游人于游览文冬时都会对这些会馆充满了好奇,想窥探其背后的故事。遗憾就现阶段而言,大多数游人由于缺乏咨询管道,想了解各会馆的一砖一瓦、那一扇门后的故事其实并不容易。”

所以,会馆应被善于利用,可提供简餐或开设烹饪班。例如广西会馆可效仿泰国般为游客提供烹饪广西菜课程。

“游客学习广西菜后,再颁个文凭给他们,那才是真正的体验之旅!会馆除了可协助社会制造更多就业机会吸引外来投资者注意这里外,还可引发年轻人回流,又何乐而不为呢?”

慢行慢细味

那天,我与摄记手持“文冬旅游地图”,就尾随他俩穿梭于文冬市中心的3条主要街道。这3条街道(辛炳街、陆佑街和崔贤街)老建筑林立,虽部分偶有更新,但仍看得出其沉淀的岁月痕迹,昔日盛景仿佛置身眼帘。

“陆佑街和辛炳街一直都是文冬的商业中心,崔贤街则是会馆街。每个游人抵达文冬市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广福庙,进入的第一条街道就是辛炳街,然后最终从陆佑街离开。早年文冬由陆佑开发后,这主要3条街道已有很多各具特色的店铺。陆佑街有很多洋货店、辛炳街曾开设不少杂货店、崔贤街主要是学校、商店、住屋与后来林立的会馆。 ”

从黄氏江夏堂柚木天台(骑楼)往外看,尽收眼帘的除了是热闹市集外,最醒目的莫过于建筑雄伟的文冬华人大会堂。

拥有百年历史的文冬华人大会堂将于6月中进行装修工程

保留百年老街

文冬华人大会堂是文冬历史最悠久的地标之一,而去年适逢大会堂百年庆,理事会和特刊小组在各造帮助下完成了《100周年纪念特刊暨华埠史与先贤录》。这本刊物除了让文冬华社拥有第一部属于自己的华埠史、先贤录外,亦是文冬至今华社史料最充实的一本刊物,对区内社团和文冬整体居民都具有保存价值。

为何进出文冬市区都得经过广福庙?意义原来是,保佑来到的人与离开的人,都会平平安安!

她建议,当地人应尽量保持辛炳街、陆佑街和崔贤街这3条百年老街的古色古香、维护文冬的原生态,并突出会馆的“卖点”,使久居城市和异地游客走进文冬就能充分体验文冬的人文与自然这双重环境,才是最佳良策。

进行文冬旅游开发时,应忠于历史,以旧修旧,而老街古巷的改造、修复应保留故有形态,最忌讳的是不古不今、不伦不类,失去或扭曲原有的历史风貌和内涵韵味,这就失去了老街、古巷与古建筑的价值,丧失了文化灵魂,也就失去了对游客的吸引力。

“像壁画,仿佛成为了一个趋势,在古迹上画上壁画虽我不反对,但我希望我们能不跟风,保留古迹最原汁原味的原始面貌。”

文冬最近也兴起了壁画风。

报道:张鹏程 摄影:谢德煜

报道:张鹏程 摄影:谢德煜

报道:张鹏程 摄影:谢德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