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VS基金

虽说有信托和基金会的信托方案,但遗嘱还是不可缺少,因为遗嘱还是立遗嘱人的“遗言”,决定遗产的分配。

信托受到普通法和相关国内立法的制约。

在大马,有1949年信托法令和1996年纳闽信托法令。

一项信托的有效性,将会交由法庭依据这两条法案决定。

当成立信托时,不需要注册手续,而托管人必须要以受益人的利益为信托管理的原则。

在信托的拥有权有不同的概念,托管人拥有法律上的拥有权,而受益人则是有权享有资产的利益。

信托也有不同的类型,分为生前信托(Inter-vivos Trust)和遗嘱信托(Testamentary Trust)。

生前信托是在财产委托人还活着的时候设立并生效的信托,受益人可以在委托人活着,或去世后获分配资产。

与生前信托相反的是遗嘱信托,是要遗嘱人去世后才会生效。

信托是非常灵活的,可以根据委托人的目标而设定架构。

而信托固定利率,就是受益人根据所分配的信托资产所享有的固定利率,比如说在受益人达到特定的年龄之前,信托资产是以固定资产的方式进行。

在一项全权信托中,托管人有自由裁量权,可决定支付收入和/或资本给其中任何一位受益人。

也就是说,若是受益人吸毒或挥霍无度,全权信托赋予托管人权力,是否将资产分配给受益人。

虽说有信托和基金会的信托方案,但遗嘱还是不可缺少,因为遗嘱还是立遗嘱人的“遗言”,决定遗产的分配。

基金会可全权掌控财产

基金会则是信托和公司的混合体,是在2010年纳闽基金会法令下颁布,属于民事法律概念。

基金会可用来保护财产和规划继承计划。一项基金会可以它的名义进入诉讼,但却没有股东,所有事务和财产都由以受益人利益前提而设的理事会所管理。

根据纳闽现有的基金会法律,结构财产规划有更多选项和具更大的弹性。

其中,基金会的成立可以减少信托存在的问题,对那些担忧会给予托管人太大权力的大家长而言,他们可能会尝试保留许多权力,但很多时候这影响到信托的有效性。

而基金会的成立可以减少这个问题,虽然财产会转到基金会上,但创办人还是可以掌控理事会,完全不影响基金会的有效性。

在这方式,他们可以保留一定程度的控制权和管理权。

基于“安全性”的考量,这让基金会的概念更具吸引力。

过度保留权力衍生问题

虽然说数个国家已修改法案,以在不影响信托有效性的前提下,保留委托人的权利,但不管是在信托还是基金会,过度保留权力也可能产生其他问题。

这项权力可能会被用来对付反对执掌一方的人马,比如说,基金会创办人有权终止基金会,并拿回所有财产。

不适合大家族

在某些情况下,法庭可能会下令创办人执行这个权利,并将资产转移出基金会,以提供给他的债权人,所以说,保留权力可能让创办人处于弱势的地位。

这意味着,财产的控制权越高,当出现问题时,这个架构作为解决方式的效用就会越低。

虽然基金会有它的好处,但却不推荐给大型家族,因为家族委员会的代表也可能会成为一个争议点,大家会争论到底由谁掌管理事会,他们不会如专业托管人般专业。

相较之下,成立由独立企业信托管理的信托,比较适合这类家族;当然,基金会的理事会,也是可以有企业成员独立管理。

无论如何,相信在最后的那天,财产规划的架构,要比种类的选择来得重要,因为没有任何一种架构可以适用于所有情况,只要小心成立信托或基金会,就可以减少纷争。

虽说有信托和基金会的信托方案,但遗嘱还是不可缺少,因为遗嘱还是立遗嘱人的“遗言”,决定遗产的分配。

虽说有信托和基金会的信托方案,但遗嘱还是不可缺少,因为遗嘱还是立遗嘱人的“遗言”,决定遗产的分配。

有意者出席者须报名。请将中英文姓名、电邮、手机号码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主办单位将以电邮回复。

曾惠燕律师

曾惠燕律师

曾惠燕律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