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场集会,一点随想

最近的短短半个月里面,吉隆坡连续办了两场大集会。大致来说,一场是对现任政府施政表达不满的8·29黄色集会,另一场则是维护政府、展示马来人团结力量的9·16红色集会。我必须承认个人始终没有掌握红色集会的主题,反正就如荀子所说“不知,无害为君子;知之,无损为小人”,所以也不是那么在意。然而,9·16集会在海外已被媒体定调为“反华大集会”,事后几天一直有国外不知情的亲友来函关心,甚至表示要帮助我们一家“逃亡”。感谢大家的关心,不过敬请放心,真实情况并没那么严重。

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成为逐步升温的水中青蛙,或是久居鲍鱼之肆,总觉得情况不能接受,但还可以勉强忍受,以致自己并不如许多身边朋友般对两场集会异常激动。不论是冷静或麻木都好,心如止水对血压好。

黄色集会是洪水猛兽

面对政府宣传机器无时无刻的洗脑,我发现自己似乎相信了在私人银行账户收受中东神秘人7亿美元“捐款”是一件合情合理又合法的事,那还有什么更出人意表、更值得激动的事呢?《华尔街日报》于9月9日和18日再次报道一马发展公司又分别有14亿及10亿美元的资金失踪,别说我了,你还激动吗?

黄色集会因为反对政府而不允许举行,官大人还循例搬出游行不是“我国文化”这种大帽子(虽然据说在宪法上是允许的),宗教司也指出游行、集会违反回教教义。红色集会则因为支持政府,结果集会成了红衣人的合法权力,官大人不再认为游行有违我国文化,宗教司也有如被灌了哑药,对于集会违反教义的事完全噤声。

政客没原则倒是情有可原,但宗教司如果对同样的事情也持有双重标准,信徒们还能指望由这样的墙头草来引领大家上天堂吗?大大的可疑噢!

政府对两场集会的态度是很不一样的。首相说,那是因为当局禁止黄色集会因为这场集会的目的是要推翻政府,而红色集会则无此意;言下之意就是说集会的自由不在于法律,而在于政治立场。

国家再烂不会破产

黄色集会的五个诉求是

1.自由和公正的选举。

2.透明、清廉的政府。

3.异议的权利。

4.加强议会民主制。

5.拯救国家经济。

后来又追加了一个诉求:首相下台。这些诉求应该不至于导致政府马上垮台,但如果都一一如愿了,现任政府是否还撑得过下一次选举,也确实值得担心。或者我们尝试反向思考,为什么满足国民这些并不过分的要求,会让政府视为洪水猛兽?答案应该是很浅显的,此不赘言。

网上危言耸听的谣言不绝于耳,但是我认为,我们的国家不会亡,我们的国家也不会破产。联合国不会让现代国家亡国,早几年发生大地震时的海地,有高达百分之八十的失业率,百分之八十的国民是文盲,这样的烂国家都不亡,什么时候轮到我国?放心!国家不是个人,要怎么破产?我们顶多耍无赖欠债不还,人家也顶多只能不再借钱给我们。然后我们的社会倒退几十年,回到从前那种大家都没车,不能出国的日子。至于破产?门都没有,放心!

黄色集会显然认为我国政府还有许多可以进步的空间,红色集会则认为政府已经好到不能再好了,首相更是难得一见的栋梁之材,一定要天长地久继续执政下去。作为最关键人物的首相,态度坚定,笑骂由人,即使孔子在世也只能告诉他:“今汝安,则为之”(《论语·阳货》)。我们一介百姓,可以做的不多,继续无奈下去吧!

周嘉惠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