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在火星上种马铃薯的日子

《绝地救援·The Martian》

《绝地救援·The Martian》是说一个太空人以为遇难,被孤独遗留在火星,地球上的人们设法营救的故事。

如果换成古代的故事,就像一个人被遗留在一个荒岛上,但他抛在海中的瓶子,漂流到故乡,乡人打算坐船(譬如说,6个月时间)山长水远去打救他。

换成科幻故事,就吸引多了。试想一想,5万5000公里以外遗留的一个人。他的孤独,真是“完整”的孤独吧?

我不晓得这样的孤独何以忍受?电影到最后,地球上的麦特戴蒙对学生说: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一项项地解决,不想其他。也许他也是如此才不会觉得孤独吧?

电影/小说是有漏洞的,例如:在还没有得知马铃薯可种成功之前,他的食粮分配,应该早就精打细算了。就算马铃薯可以收成,他也枯瘦如材。

最碍眼的,是描叙美国火箭爆炸,中国宇航局有一个女人和一个老人,决定放弃他们的航空计划来帮助美国人。为什么要帮美国人,因为他们的火箭设计比美国先进,而美国人不知晓。

这个情节据说原著已有。可能是原著未写已瞄准中国大市场吧?“正能量”的,积极一点的说法,或可说主题是“全球”联手打救“一个人”,是人道主义的大胜利。就如戏中的新闻报告,标明“全球拯救”一样。

演员选择熟口熟面

不过,这个比戏里的科幻设计更不切实际。

一,中共宇航,不是一两个人的资金和计划。

二,火箭计划是军事机密,不可能暴露到美国人眼前。

戏里中国人不断跟美国宇航局握手,火箭镜头升空的戏。尤如鸡肋,嚼之无味,弃之可惜。

演员的选择也十分“大路”,熟口熟面。麦特戴蒙继《星际效应·Interstellar》再演被遗弃的太空人。谢西嘉查斯坦继《星际效应》再演太空题材,这回演的是亲自拯救麦特戴蒙的太空人。而姬玛拉坐在太空船里,乍眼一看,以为是坐在实验室的“神奇四侠”之一。其余演员,诸如谢夫丹尼尔、辛宾之类,或可说“卡士”强大,无甚惊喜。知道导演是烈尼史葛之后,更是觉得奇怪:不由在记忆里搜索:这是不是烈尼史葛拍得最差的一部电影?可能不是。

看此戏不会有任何惊喜,不用思索,最多是在主角得救之后,随着美国人与中国人一起欢呼罢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