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A》
底层人物的困境

有许多导演偏爱使用手持摄影来拍摄,以更自由奔放、无拘无束的姿态捕抓影像,同时也增加观众观影时候的临场感。作品屡次入围国际三大影展的菲律宾导演布里兰特曼多萨(Brillante Mendoza),其影像风格也是以手持摄影为主,例如2009年的作品《Lola》(台湾翻译为《阿嬷打官司》)。

布里兰特曼多萨是最近10才开始在国际影坛崛起的菲律宾导演,在2005年开始执导演筒以前曾担任过广告制作和场景设计。布里兰特曼多萨创作的速度快、产量高,至今已有超过10部长片作品。2009年他以相当血腥暴力的《Kinatay》(台湾翻译为《男孩看见血地狱》)在一片争议声中拿下康城影展最佳导演奖,3个月后却以温情感人的的《阿嬷打官司》在角逐威尼斯影展的金狮奖。

《阿嬷打官司》叙述两位名字同样为罗拉(Lola)的老妇人的遭遇的故事。两位罗拉因为一宗命案而牵扯在一起。她们分别是命案中死者和凶手的祖母。在手持摄影的跟拍下,观众随着这两位罗拉游走在马尼拉街头。两名主角都身处在社会的地下阶层,因为孙子的事情而必须四处筹钱,一位是为了处理孙子的身后事,一位则是为了筹钱赔偿给对方。

深沉的无力感

影片没有描写任何命案的细节,而是聚焦在这两位阿嬷为了筹钱,为了孙子的官司,而在马尼拉的大街小巷奔走。影片一开始就拍摄死者的阿嬷长途跋涉到命案现场祭拜,在冷风中不断尝试点燃白蜡烛。没有歇斯底里的嘶吼,也没有呼天抢地的大动作,只有传达出无奈,却更能让观众看到社会底层人物所面临的的困境,也确立了全片的基调——深沉的无力感。

乌黑的天空、各种各样的雨、四处淹水的马尼拉,在布里兰特曼多萨长时间的跟拍,轻微晃动又自由穿梭的手持摄影拍摄下,观众彷佛跟着两位年迈的阿嬷,四处游走在马尼拉各处,一同感受到菲律宾官僚体系的腐败、司法系统的草率、巨大的阶级差异、贫富悬殊以及人情冷暖,以及更重要的,是她们所传出的阿嬷对于孙子的慈爱。

在真实的户外场景取景,长时间的手持摄影拍摄,增加了影片真实感。不需要刻意塑造任何戏剧性的冲突,单单看这两位罗拉奔走过程所遇到的种种,以及她们生活周遭的人事物,即可感觉到:生活本来就不容易。

《阿嬷打官司》在晃动的手持摄影拍摄下,这部剧情片有了彷佛纪录片般的真实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