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触下的浩然正气
锺正山以水墨挥洒人生

锺正山是一位敢于用画笔披露社会的艺术家。

满头白发如银,但脸色光润,配上亲切的笑容,这是笔者对锺正山的第一印象。虽然一头白发,但看上去却不像年龄已达80岁,而眼前这位老者在马来西亚华人社会中,可谓无人不知。锺正山被誉为“马来西亚现代艺术教育之父”,是最早进入中国内地的海外艺术家,数十年来一直致力于推动马中两国文化交流与艺术教育,在南洋地区致力于推动中国水墨画的现代化运动,将现代艺术设计教育引入中国内地,为中华传统文化的创新以及马中文化交流作出相当贡献。

锺正山,祖籍梅江区三角镇大坜村,1935年出生于马来西亚的马六甲。锺正山出生于书香世家,家族成员都对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有一定的涉猎与研究,所以家里的环境也让他一直深受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的熏陶。“环境真的很重要,我父亲常常教我们写毛笔字,也教我们山歌和诗。当然,当时对于我来说,诗词那些比较深奥,但这些山歌等客家艺术也给我很大的影响。所以,虽然我在海外出生,但是却深爱中华文化。”

锺正山在儿时已显现绘画天赋,特别喜欢画画。在他五、六岁的时候,家里举行绘画比赛,锺正山在现场凭想象画了一只公鸡。“当时,哥哥姐姐都没有我画得好,当时父母的奖励也给了我很大的鼓舞。”之后,锺正山在马六甲读完了小学、中学后,1952年进入新加坡南洋美术专科学校(今新加坡南洋艺术学院)艺术教育系学习画画,学习期间,他接受了中国传统绘画和西洋画两种形式的教育,并融汇东西方美学哲思和绘画技巧。

道 圆融和谐

融合东西文化精髓

在艺术创作中,锺正山把中华文化思想哲学的儒、释、道的思想和西方的绘画技法融会贯通,在保持东方文化精神独立性的基础上兼容并蓄,在中国水墨画创作领域坚持探索革新,开创了独具一格的艺术风格。

锺正山在1970年到了美国之后,就发现西方的绘画走不远。虽然西方的绘画在技巧和风格上有着许多创新,但这些变化和创新中却少了内涵与思维文化的灌注。他认为西方的艺术是自由奔放的,完全是意志行为与冲动的,但东方绘画中却蕴涵了中华文化的思想哲学。许多西方艺术学者普遍认为中国的绘画已经死亡,甚至连中国学术界也有讨论它已经死亡的观点,主要是因为中国绘画的画家鲜少面对其他国家文化的冲击与洗礼,所以在绘画风格上都一直遵循传统,临幕名师的画作。

“这些学者的言论固然有他们的道理所在,但我认为他们并没有真正了解东方艺术的绘画内涵。在东方文化里头,有一种道论思维,以一阴一阳阐述世界万物,谓之道。西方的思维偏向单极,从西方的写实画和抽象画就可以看出极端。我在研究中国道论思维时发现,道论不走极端而走中庸。”

锺正山热爱画龙竹,因为龙竹精神有股浩然正气 。

毛笔阴阳刚柔并济

其实,单单以中国绘画的工具 — 毛笔而言,就已经有着一阴一阳的个性。毛笔,可以柔也可以刚,柔得行云流水,刚得铁画银钩。刚柔并济中的拿捏,就完全是靠一个人的修养操纵。因此,许多人都说从一幅画或书法中,可看出作者当时的心情与修养。

“除了技巧,还有文化内涵,中国人绘画里头的哲学思想很高。比如,在水墨画创作中,我们可以不画背景,大胆留白,简简单单的几笔,却能在视觉上带出灵性与生命力。对西洋的油画而言,要慢慢去涂和堆叠,少了一种潇洒与洒脱。”

以“锺正山”命名的云南财经大学美术馆。

一生奉献艺术教育

锺正山的另一个身分——艺术教育家,更被誉为“马来西亚现代艺术教育之父”,他曾担任亚太区艺术教育会议主席,在1981年发起成立“国际现代水墨联盟”,并被推选为主席,任职的8年里,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水墨画的现代化。1982年任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总会长,在担任总会长的15年里,他对马中两国文化的交流起到了桥梁作用。

他在1967年开始,陆续创办了5所艺术学院,包括马来西亚艺术学院、马来西亚国际资讯艺术学院、中国云南大学国际现代艺术设计学院、内蒙古师范大学国际现代艺术设计学院及湖南株州正山国际现代艺术设计学院,而且更在马来西亚艺术学院担任院长长达32年,为马来西亚和中国的现代艺术设计教育作出贡献。

在创办马来西亚艺术学院的时候,锺正山认为艺术跟社会不能脱节,因为当时人们认为学艺术没有出路,所以艺术必须学以致用,而且艺术也是促进社会繁荣进步的一个重要课题。因此,锺正山在办校时,一直抱持艺术推动社会的观念,让人们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把艺术提升起来。

1969年,德国政府在战后邀请了马来西亚文化部、教育部的6个人访问德国,而锺正山是其中之一。拜访中,最让他印象深刻的就是德国的魏玛包豪斯学院。包豪斯的教学方式就是把艺术,即纯艺术跟建筑工程结合,而且包豪斯的这种理念在美学视觉方面也深受道家思想的影响,尤其在空间虚实方面。回来以后,锺正山就把他们的一些优点吸收到学院办学。在教学过程中,把西方的逻辑、科学的教学方法予以运用。另一方面,则把中华文化的内涵融入,作为教学的主轴。

马来西亚艺术学院成立于1967年,由当年副教育部长李孝友开幕。

马中文化交流使者

1988年受中国文化部邀请访问中国,参观不少大专院校,从此“中国情缘”便时刻萦绕在他的心中,让他成为两国文化交流的使者。之后,他也萌发与中国大专院校合作办艺术院系、践行美术教育理念的想法,推动内地实用艺术与世界的衔接。他的倡议得到内地有关部门和院校的热烈响应。

“从中国回来后,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东西方艺术该如何共存?我发现当时中国有很多极富天赋的年轻人,但大多数都缺乏创新精神,缺乏与海外艺术交流的平台,因此,我想将我的艺术理念传授给他们,给他们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1994年成立的云南大学国际现代艺术设计学院第一学期就招收了200名学生,老师、教材、课程和电脑都是从海外带过来的,锺正山打趣说:“第一位把苹果电脑带入中国的人就是我啦!”

勤读圣贤书 为国为民

高风亮节诉诸画作

锺正山是一位敢于用画笔披露社会的艺术家。他说,军国主义和霸权主义影响世界和平,这方面,中国给世人树立了一个极好榜样,从著名航海家郑和开始,和平、睦邻、友好的精神就是中华民族的外交精神。

锺正山的代表作品《高风亮节》、《大象无形》、《管他门外原子弹,老子自是酒中仙》、《童年追忆》等,都传递出对人生“真、善、美”永恒的追求和横贯中西的艺术哲思。他将不同时空、经验、体会、观念和感情诉诸于画作,并穷其一生致力于艺术教育及水墨改革。无论是他的作品还是他的言语,都散发出儒雅正气。

“或许就是这股浩然正气,让我在80岁时,依然活力充沛,样子也比较年轻,而且我也没带眼镜哦!”锺正山打趣地说。

不但如此,这股浩然正气也传承到他的孩子身上。锺正山育有三女一男,每个孩子从事的工作都与美学、设计、艺术有关,尤其长女锺瑜博士是一位美术史论专家,长期致力于南洋美术特别是马来西亚华人美术史的研究,目前担任云南财经大学现代设计艺术学院东南亚文化研究所所长、锺正山美术馆馆长,而且她还是锺正山的工作助手。

创新求变依然有梦

虽然贵为大师级,锺正山在其画作和画工上仍然求新求变。在采访时,拜访了曾是他的居所和创作工作室,后来改建成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美术馆。这里除了展示他的书画作品外,也收藏着锺正山从各地收集的民间工艺品木雕、石雕、玉雕等等,包括一些观赏石。锺正山表示这些工艺品对他的创作灵感很有启发。

他介绍,其中一幅绘画作品《一石一禅机》,灵感就来自收藏的石头。

在艺术馆内处处可见他的画作,当中有传统的山水画,也有充满人生哲理的文人画,更有《异度空间》、《春夏秋冬》等抽象画,反映了他在保持传统水墨画的基础上求新、求变、求突破的不懈努力。他笑说:“若不创新,我担心来参观我画展的人会笑我这个老头子在作品上变不出新花样了。”

锺正山虽年届80,但他仍然憧憬未来10年,依然有梦。目前,锺正山也正积极地筹备着“锺正山美育基金会”以推广艺术教育,而参与的成员包括:丹斯里吴德芳、陈传安、锺瑜、王大伟、张英声、陈立超、谢添宋、农伟、五斌、锺佳全、锺泰元等等。看着眼前的锺正山,他仍然编织他的艺术人生梦时,心中对他的佩服油然而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