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室里的枫叶

       

她说:“我要你叫我作姐姐。”

她是半个德国人,在中国的爸爸是个德高望重的地主,经常在外从商。妈妈是德国商人的女儿,两国联资,生意很兴旺。抗战开始了,有一次,有个打游击的少年人逃进她家后院,爸爸不在家,妈妈把少年人藏在货仓。几个月后,红军打到附近,少年人送很多束鲜花到她家感谢救命之恩,也派人劝他们快快逃走。妈妈带着独生女儿先逃到香港,爸爸逃得太迟,音讯全无。她在香港长大,嫁了一个也是半个德国人的丈夫,夫妻两人很有慈悲之心,到处帮助人。

恰好有个大胆的英国年轻女子到香港,看到吸毒的情况很严重,便决定帮助吸毒者戒毒,他们夫妻两人就竭力相助。

多年之后,夫妻两人觉得年纪大了,选择到澳洲退休养老,她决定搬去蓝山,喜欢山上的幽静和薄云游走的飘渺。在山上我是她唯一的华人朋友,她偶尔会诉说中国的往事,她说:“只有你能了解我的心情,也只有你能明白我的怀旧。”

用德语唱平安夜

当时,她的丈夫已经99岁,她自己照护不了,只好把丈夫送进安老院。晚上她睡不着,担心丈夫被照护得不好,便哭泣祷告。在掩眼流泪中,她看到一幅幻象;看见一个天使坐在丈夫床边,天使的翅膀伸展覆盖在丈夫身上,她很受安慰,就不再哀伤。

她的华语已说不上两句,德文倒说得还很流畅。她教我用德语唱平安夜,也要我用中文唱给她听。她家有一种怪味,也许是德国乳酪的味道吧,令我坐立不安;但我很喜欢她所收藏的书籍,她有很多很多的书,但她不允许我把书带回家,只准我坐在她家里看,原因是:“这些书都很难买到,是稀有的书籍。”

她家客厅有一个大大的烧炉,把木材放进去,一刻之间整间客厅都是暖洋洋的,非常舒服;特别是在冬天,外面冷风吹号,冬寒入骨,在她客厅却像泡在温泉中,令人不想多动掸,只想好好睡一觉。

电炉比不上烧炉

有一天我去她家,发现烧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电炉,电炉的表面还有假火在跳动,看起来好像是真的,但吹出来的热气却远远比不上原来的烧炉那么叫人感舒服。她说:“我的力气越来越不行了,要搬动木块也搬不动了!”

她的丈夫没有活到100岁,她自己也像秋风里的最后一片红叶,摇摇欲坠。朋友们劝她进安老院,她说:“我不要离开这个家。我死也要死在自己家里。”

她没有孩子,把所有的财产和拥有品全都捐助作慈善。我离开蓝山之后,她果然死在家里。我再去蓝山的时候,看到她珍贵的藏书在慈善机构一本5毛钱廉价出卖,当时我已准备出国,没地方收藏书籍,只好忍痛不买。

每一次听到平安夜,我都会想到她。她是我不会说中国话的中国姐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