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杀狗只

在新闻学上有一句俗话说: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这表示,天天发生的事没有新闻价值,只有不常发生的,才算是新闻,但随着最近狂犬症传染事件,狗咬人的新闻一再被高调处理。

槟州政府捕杀流浪狗,引起爱狗人士和组织的反弹,但另一边厢,同样有人赞成。

在赞成的声音中,不难发现许多人是因为对疯犬症传染不了解因而产生惧怕,或因一些个人与狗的个别经验,赞成槟州政府捕杀2万5000只流浪狗。

我无意偏帮任何一方,也不认同狗命与人命同等,但狂犬症不是新病毒,疫苗也早已存在,槟州政府真的无需一开始就采用屠杀野狗这种“终极”手段,毕竟这手法即不科学即不人道,充其量,只是能达到在短期内把州内流浪狗数量减少,让首长林冠英大放“爱民”厥词而己。

联合管制流浪狗

不少声音批评爱狗的非政府组织,当中许多是不理智及不合理的,包括要求他们把流浪狗收到自己的家里,批评他们草菅人命,把狗命看得比人命重要。

但看回非政府组织引用个案的论据,似乎也很有道理。包括替流浪狗注射疫苗,防止病毒的传染和扩散,他们也提出,若滥捕杀狗只,最终只会令狗只逃亡,或被人运到他州躲藏导致疫区加速扩大。

记得308后行动党执政槟州和林冠英成为首长时,曾表示愿意与非政府组织合作,笔者纳闷的是,为何林首长要一开始就采用这种终极手段处理疫情?

既然爱狗的非政府组织愿意协助槟州政府,槟州政府大可趁此机会与非政府组织配合,从而建立良好的关系,也好为未来制定长远的流浪狗管制政策。

我相信非政府组织绝非有意为难槟州政府,毕竟他们都是爱护动物的一群,他们绝对比执法单位或政府了解流浪狗的习性和出没位置;他们能主动协助,将有助当局解决一大半的障碍。

抗传染病非政府责任

非政府组织人员都是义务工作者,他们对动物的爱护,使他们拥有丰富的经验和知识。他们不求回报,也没有政治企图,首长应给他们机会力证他们提出的理论。

或者有人问,万一这期间有人因患上狂犬症而丧生呢?首先,依照这个假设,同样的,如果在捕杀狗只的同时有人因患上狂犬症而丧命呢?

当然,我们不能否定这个假设;狂犬症的传染是经过咬伤人类的方式传染,在这期间,凡被狗咬伤的人士必须提高警惕,获取正确的医疗。

在任何传染病爆发之际,不再只是执政者的责任,而是全民之责,槟州政府的处事态度不必与非政府组织为敌,相反的的,鼓励全民共同抗疫会比单靠州政府之力来得事半功倍。

乐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