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扪白衣观音庙重建
打造中华韵味新阁

打扪白衣观音庙新阁,依照传统古建筑文化设计。

新阁地段正在进行打桩工程,如火如荼地赶在2年后建竣。

黄大树与白衣观音庙筹建委员会与本报读者分享观音阁的蕴意。前排左起陈锦辉、黄大树、陈瑞炎及周縯伸;后排左起吕俊法、简巧玲及罗文桑。

白衣观音庙新阁动土礼获第二财长兼打扪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胡斯尼(左五)及州行政议员罗丝娜(左七)主持。

黄大树与观音庙代表实地考察并交流设计概念。左起罗文桑、陈瑞炎、黄大树、秘书梁愫恋及主持池乾水。

中华文化传承体现在民俗活动之余,古建筑的规划、结构和外观铸造更是蕴含先辈的智慧和涵养,缔造官民有礼、长幼有序的和谐社会,因此,庙宇弘扬千年流传的佛法,亦不忘把建筑文化渊源流传下去。

配合打扪区发展为怡保旅游重点景区,打扪白衣观音庙紫林坛在重建庙宇计划中,耗资约400万令吉,以传统庙宇建筑文化,打造富含中华韵味及意义的观音阁。

筹建委员会为营造本地华社对中华建筑的传承意识,机缘下结识担任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副会长,即浙江临海古建筑工程公司董事长黄大树,与本地建筑设计公司OTP AKITEK合作绘制观音阁设计图。

传递社会秩序理念

黄大树受《南洋商报》记者专访指出,中华建筑理念最为核心的建筑体系即是“等级”,同时具备中心线,传递社会秩序及道德教育理念,而外部的塑像亦具备独特象征及含义,皆是中华建筑文化的精髓和瑰宝。

他说,白衣观音紫林坛的新阁为3层建筑,乃观音在佛教中的地位所规定的传统,一般可兴建3层或5层,仅有佛主的大殿才可兴建7层或9层,与古代帝王的地位并驾齐驱。

中轴建筑不超过3座

他指出,古代对于中心轴建筑非常讲究,民间的房子即便再有钱,中轴建筑不可超过3座,而官府可达5座,建筑与等级的关系密不可分,若没有秩序,将乱了朝纲,社会将不太平。

传承先人科技

黄大树说:“古代建筑的住家亦已规划好家中长幼的住房方位,蕴含秩序和传授道德教育;此外,它也是先人科技的传承,如通过房屋建设坐北朝南、屋瓦构建的层次和角度,让房子冬暖夏凉让人舒适。”

他继续讲述观音阁的设计,认为观音在佛教中功利影响很大,加上白衣观音紫林坛以供奉观音为主,建筑需高大宏伟具有特色,不过因建设地段面积只有半英亩,规划受限,仅能在阁外增设小殿,增加活动场所空间。

黄大树团队 修缮古寺严格还原

黄大树乃浙江临海人,原为农民工,从事水泥匠工,1978年带领同村27名伙伴前往宁波寻找工作项目,他的团队通过翻阅书籍自修,严格还原的原则,将天童寺、阿育王寺修缮得古朴浑厚而名声大噪。

此后,其团队获中国多地古建筑项目,承包的修复工程包括清华大学清华园、苏州灵岩山塔、吉林长白公园、珠海圆明新园等300多座古塔、古寺院、名人故居和仿古建筑。

造工和修复技术水平精湛的他,更受邀到日本福光町建造“中日友好物产馆”,以及尼泊尔佛祖诞生地——兰毗尼建造“中华寺”,该寺在近期的尼泊尔大地震后,成为当地人的避难所。

赞大马华裔刻苦耐劳

黄大树与大马的结缘,可从1992年受中国文化部推荐到槟城修缮张弼士府邸说起,他说,当时就已对大马华裔的刻苦耐劳感到敬佩,也是如今愿意为白衣观音庙设计观音阁的原因之一。

不敷300多万  千人宴筹基金

白衣观音庙筹建委员会主席陈瑞炎指出,该庙自上世纪70年代已供奉至今,近年随着州政府及怡保双威城推动该区旅游业,并意识到宗教文化特色的重要性,拨出原址旁的空地建设观音阁。

他指出,观音阁项目预计2年建竣,建造费约400万令吉,目前尚欠300多万。

趁该庙40周年纪念庆典,办千人晚宴筹募建庙基金,期盼社会贤能及商企仁翁慷慨捐助。

白衣观音庙紫林坛详情及捐款咨询,可致电陈瑞炎(012-501 2009)或筹建委员会总务陈锦辉(016-526 2299)。

陪同专访的代表包括白衣观音庙筹建委员会理事罗文桑、OTP AKITEK建筑设计公司负责人周縯伸,黄大树助理吕俊法和简巧玲。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