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丧礼
给大家上了静好的一课
(2015年8月10日)

2015年8月3日,老校长的举殡日,令人感动的,不只是6000多人的送行,还有他毕生奉献的母校展现出的沛然校风。

我没有出席他的葬礼,但8月3日下午细看网上那一张又一张的举殡照片,在冰冷的电脑前依然能感受全校沉痛哀伤的气氛,积压的哀思席卷看不到的内心深处。那许多并不认识老校长的初中和高中生,表现出的安静、恭敬与真诚,让人欣慰老校长念兹在兹的母校,在他退休后即使被批办学退步(要超越他实在太难了,不是吗?),但自爱自重的中华学子却在送别他时流露出美好的品质——5000个不理解死亡的孩子向一个被告知贡献卓著的巨人致最后敬礼时展现出的良好秩序、校方行政人员严谨又细致的妥善安排,那一份真心诚意,不正表现出那种老校长时期就已深植、但我们忧虑已不复现的人文校风?

在拥挤的校园,青春躁动的生命似乎失去了安静的能力,繁重庞杂的学业影响了学子待塑造的生命情怀,但在这一天,沉重的一天,却让我们看到最珍贵的初心。

影响无数学子

陆续读到学生、校友及老师缅怀老校长、真情流露的悼文,除了感动,还是感动,大家追念他,不是他完美,而是他确确实实影响了无数学子的生命——是的,不管是在中华的低潮时期、克难时期、兴盛时期乃至黄金时期,他追求完美的性格不但把个人的生命推向极致,他的生命也影响了无数的生命;即使在他退休前最艰难的日子,经历董事会14名董事集体辞职的动荡时期,他依然发挥掌校者最大的影响力。

在隆中掌校36载,他不断用他的热忱、他的理想、他的能力和智慧去克服在这块土地上办华文教育的艰辛;“勤耕作细栽培、坚承传慎整合”的精神与身体力行,体现出教育至真至善的永恒价值,所以才会有6000人“哀泣送行”,更有海内外隔空吊唁的伤感和追思。

擦干送别的眼泪,如果学校秉持他自强不息、力争上游的中华精神继续专业办校办学,在逝者不可知的世界里,他必然是安心的、放心的、开心的含笑而去,他的精神也必然永远与我们同在。“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好”(泰戈尔诗),“这一天,很安静、很沉重,我会永远记得这一天”(高二生),鞠躬尽瘁的老校长教会了我们奉献生命的真义,他的丧礼给大家上了静好的一课。

后记(2015年9月9日)

去探望师母时,刚好是老校长的三七,我焚香后告诉他会把以上悼文和那篇序文交给师母,后来意外地发现他家的书架上竟然并列着他的教育言论集和《家长的声音》(吉隆坡中华独中家长之声专业作品集)。我迟迟无法完成计划要书写的“隆中三书”,也许在9月13日追思会后,当一切沉淀下来,所有酝酿多时的文字就会如众花开放,让一向重文重教育的他在天之灵慢慢品味,让我们这些还在俗世中浮沉的心灵找到最后的价值和依归。

(续完)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