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说巫统是种族政党吗?

9.16红衫集会不久,首相纳吉公开赞扬集会和平进行,并认为集会不含种族主义。这样的说法,包括马华在内的国阵盟党,并不认同。这其实是马华的失败。政党政治的游戏规则,是印象的竞争,不是比较谁有社会或者是乌托邦式道德制高点。

吊诡的是,即使政党的最终目的是执政,我们却看到好多人天真的认为,某些政党有社会道德的制高点—这其实也是一种印象。我不只一次提醒,行动党虽然挂着多元种族政党的名堂,但其党员结构与支持者,与其标榜的斗争目标有极大的落差。

讲白了,行动党谴责政敌搞种族主义,其实本身却是搞种族主义的能手。要证明这一点,非常容易:行动党能生存,最主要是依靠借攻击诸如巫统及马华的种族政党,激起华裔要求更加公正平等的渴望,并把追求公正平等提高到跨越种族的层次。关键字眼是:马华在捍卫华人权益方面,无能为力!

和平集会须守法律

一句话,马华作为标榜代表华人的政党,为何无法说服代表马来人的巫统阻止9.16大集会,捍卫华人上街的权利?如果你告诉我这样的逻辑不含种族主义,我说你是自欺欺人。要是你言行超越种族的话,其实应该把焦点转移到集会自由权利这角度来看9.16大集会。

我个人不认同街头游行,特别是有党派味道的街头游行。但是,我尊重公民,并认为和平自由集会的权利,应该是“色盲”的,也就是人人能够和平自由集会。即使出席者是同一肤色,戴着有色眼光来看待,是我们的问题(就好像黄衫集会被种族化一样);和平集会的权利,也是与道德无关的(amoral),我们不能因为集会的种族味道太浓而把它定位为不道德。和平自由集会权利,当然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行使,违法者理应受对付。这是和平自由集会的“游戏规则”。

借助集会宣示力量

厘清了一些基本问题,那我们说纳吉“默许”9.16红衫集会,不含种族主义、无关道德,是明显的。民众的印象如何,是另外一回事。而放在政党政治的角度来看,纳吉领导下的巫统,经历了净选盟2.0、净选盟3.0以及净选盟4.0。巫统到了净选盟4.0才有反应。

讲到这,不得不说正是因为和平集会的权利,跨越种族无关道德,政党借用公民和平自由集会的权利,来宣示其支持力量,同时传达“做任何事,都需要有个界线”的讯息。你搞个集会,我在回应搞个集会,没完没了,灾难临头,谁要“埋单”?

是的,你可解读9.16红衫集会当作是巫统转移视线的下下之策,但正如文章开头所说的,政治是印象的竞争。竟然巫统在行动党的妖魔化下,成为华裔眼中的无可救药的种族主义政党,纳吉的一马概念也无法改变此印象,纳吉公开赞扬9.16红衫集会,要稳住巫统的基本盘的做法,与民主行动党靠鼓吹“公正平等” 假象来稳住本身基本盘的做法没有两样,我们当中的一些人,又何必“义愤填膺”,借用过气的马来政治人物来掩饰自己的恐惧与无奈,意图弄到自己好像真的超越种族主义的样子呢?

章龙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