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料厂商公会:马币剧贬幸原料丰收
鸡农猪农逃过成本暴涨

(吉隆坡24日讯)马币近来已贬值20%,幸好国际玉米及黄豆粕等制作饲料的主要原料均告丰收,国内鸡农及猪农的压力暂时逃过成本暴涨的压力。

不过,他们担心,因为玉米价格失去吸引力,阿根廷、巴西及美国等主玉米生产国的农民可能在下一季改种其他利润较高的农作物,那将导致畜牧业者出现成本危机。

大马饲料厂商公会会长江伯祥对《南洋商报》说,幸好目前相关原料价格不升反降,价格比过去还低,如此拉长补短,鸡农及猪农的压力得以减轻。

他说,国际玉米价于2007及2008年处于最高峰时为每公吨1200令吉,目前则为每公吨950令吉。大马进口的饲料原料主要从阿根廷及巴西进口;美国的玉米因质地较硬且易破损,比较不受欢迎,大马进口小部分。

农民或改种其他农作物

江伯祥担心,阿根廷及巴西的农民将基于玉米及黄豆价格无吸引力转而大量改种其他农作物,从而使国际饲料主要原料大涨,进而影响大马养殖业。

大马曾从印度及巴基斯坦进口玉米,过后因这两国内部的玉米需求增加而减少岀口,国际玉米货源大为缩减。

江伯祥认为迟些时候,若阿根廷、巴西及美国农民减少种植玉米是不奇怪的,毕竟他们目前大量栽种玉米是为了有更多收入,若玉米赚钱不多,自然改种其他有高回酬的农作物。

“玉米、小麦及黄豆等的国际价格仍持续波动,它们是由美国芝加哥的进岀品商及基金经理根据国际市场的供应与需求情况而定,而农民则亦步亦趋。”

饲料玉米靠进口

江伯祥说,大马主要种植利润较高的甜玉米,因很受市场的欢迎,而供制作饲料的肉质较硬的玉米则很少人种,因此,大马的饲料玉米还得靠进口;反观邻国印尼,该国政府已鼓励农民大量种植玉米,预料日后情况将大为好转,不必如大马般必须依赖进口。

他说,饲料的原料中,玉米占了70%,大马每年进口250万公吨至280万公吨;另一种原料,即黄豆粕也主要靠进口,只有棕油粕靠国内提供,但它在原料的比重却是很小,约10%而已。

江伯祥谈到大马饲料厂商公会时说,它的会员由国内16家饲料生产商组成,它们的生产量占全国饲料需求量的60%以上,可谓举足轻重。

他说,会员们都是靠自力更生,不像白糖和面粉业般获得政府的资助。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