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调的一个大马

不知何时开始就厌恶看新闻、嫌弃社群网站的讯息,这些讯息充满着无形的暴力,一直存在暴力的社会,更是集体性的暴力。

最近,这种感觉特別的强烈,尤其是“颜色”成了一种政治正确的象征。然而,这种颜色的分辨不是天然的颜色,而是政治的颜色,而还强迫性的被选择。说到族群问题,他们似乎闪避,然后却不断的使用族群来打压族群,这不是族群问题是什么?

恐怕族群问题还不够严重,要利用颜色来强化、利用一些能够激发民族情意结的手段来推波助澜,甚至有者为了伪装爱国(其实就是为了民族利益)不得不动怒来让事态更为严重。

不问真相就相信

我确实就是活在一个充满暴力的国度,亦是虚伪、伪善的社会,一个歇斯底里、丧心病狂的社会。因为颜色大家觉得你政治不够正确;因为你支持不杀狗儿说妳爱心氾滥快去收养多些流浪狗;当你不站起来大骂大家共同讨厌的人时候,就是妳有问题。是的,大家都正常不过了,用键盘去骂人、用邪恶的语言去诅咒;是的,这是最正常了。

大家都不需要思考问题,都不必去探讨、不必去问出真相、不必理智的去看待就相信,因为一句“民族权益受到威胁”、“我们要的是X%”、再一句“你们是专家?”,天啊,活在被邻国烟霾糟蹋还不够,还得要时不时面对暴力的政治语言攻击,就算不是玻璃心恐怕也会碎一地。

是的,就这么活生生的,在有生之年看见自己居住的国度是多么得荒唐、暴力,以走调的一个大马来形容最适合不过了。

李慧易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