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是个大商机

要利用政治权力消灭一个民间盛行的宗教,历史上应是没什么成功的例子。中国历史上三武灭佛,终归失败。比三武利害得多的共产主义,由全国发狂的红卫兵破四旧,更是彻底失败。现在有些连当年破四旧打砸劫掠的红卫兵,也四旧起来了。

几年前读到江觉迟的小说《酥油》。小说是以作者五年投身在藏区当义工,讽立学校,寻找藏人小孩教育他们的经历为蓝本。小说写到在藏地几年后,为了筹款以继续藏区的教育工作,回到汉人城市。经人介绍,到庙里寻找资源。寺庙有各种收入,其中一大项目,是放生。小说中描述放生反而成了最惊怵的杀生场所,为了应对大量善男信女积功德,寺庙购入超量的飞禽走兽鳞甲,挤入笼子池子,结果“生”尚未放,已有大量“生灵”死亡。

放生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学人》杂志最新的报道,中国一年放生2亿“生灵”,造成生态大灾难。

原本的天空任鸟飞,海阔任鱼游,蛇在伊甸园外游走,龟在森林里和兔子赛跑。只因有人口要积功德,就成了一年两亿“只”生灵的浩劫。重赏之下,成千上万的勇夫设下阴险的天罗地网,把它们生擒活捕卖到红尘,至终在被放一条生路之前,也不知多少同类死于非命。这是数十亿的大商机。

放生古已有之,但像眼前中国如此疯狂状态,则是因为经济发展,群众人民暴发的结果。在大马同样有放生之举,蕉赖皇冠镇一间住宅小庙,拥有整队的放生罗里,可见放生在我国亦是潜能极大的商机。

黄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