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熟面

快熟面早期叫“日本面”。大约在上世纪60年代出现在本地市场,当时售价每包25仙,至今我还记得它的味道带有点像番薯的焦味,吃着吃着,却越吃越好味,好到连汤水都不舍得倒掉,索性昂起头把最后一滴汤“骨”一声吞掉。

日本面好吃,全靠那包调味品,步骤很简单,只需把整块干瘪瘪的面块摆进大碗中,折开调味品倒进碗,倒进滚水浸泡,然后用盖子把碗口盖紧,几分钟后,便是一碗香喷喷的面食。

由于它方便、好吃、经济,很快便打开市场,到处有得卖,即使当时马来亚被日本铁蹄蹂躏的伤口仍淌着鲜血,可是心灵的伤痛有时却敌不过饥饿,并屈服于一碗经济又好吃的快熟面食。

留学生当正餐吃

当年许多工界和学生都视日本面为重要食物,因为它进食方便,连3尺小童也会弄来吃,很快在市场窜出名堂,不过后来报章上刊登过报道,指一名在日本留学的大马学生在宿舍暴毙,经过解剖发现死者体内充斥类似快熟面之物,同学指死者因经济问题省吃俭用,每天以日本面当正餐吃。

有个时期,日本面曾经销声匿迹,但是不久后,它转个身重新面市,新包庄的日本面改称为快熟面,本地制造商模仿日本面的制造技术,大量生产,本地正宗的快熟面推出市场,开始一路畅销。

今天的百货公司架上的快熟面,种类之多,令人目不暇给,与当年日本面零丁摆在传统杂货店内是两个样,除了反映时代不同,也反映快熟面得人心,受到人民的欢迎。

无论是日本面或快熟面,都是即食面,它无需熬骨汤、剁肉碎、撒葱花、配香料的繁琐过程就能上桌,要命的是,它鬼这样好味,还把社会的型态转变都给浓缩在那块干瘪的面饼上了。

是的,现今社会哪样不讲速度,手快有,手慢无,用传统手法固然能够熬出真味,但是快熟面一样有它的五味真传,只要好吃又经济,哪里有人顾得了里面一小包一小包的是什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