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
地震之后

在雪峰衬托下,蒙上晨光的小村庄宛如人间仙境。

地震之后这里发生了变化,不变的是这里的笑容依旧甜美,对尼泊尔来说,继续去当地旅行才是对它最好的支援。许多地震后再去的实际体验都说明,这里仍然是值得一来。

潘山(Poon Hill)是尼泊尔一座3210公尺的小山,在巍峨的喜玛拉雅山脉环绕下,这个高度通常连一座山头都称不上,但却极富盛名,全因她有极佳的视野,站在天然的平台上就能欣赏连绵不绝的雪山,让人叹为观止。

在3月里的春天,整装行囊飞到尼泊尔的山城博卡拉报到。我们的团队共有15人,分别来自澳洲、纽西兰、瑞士、美国和大马,加上尼泊尔籍向导舒迪和5位挑夫,组成一个小小的联合国,展开6天5夜的健行。(潘山健行,写在地震之前。)

在尼泊尔,逢人便双手合十说一声:“Namaste(你好)!”

Tikhedhunga 1570m

一早乘着小巴沿着蜿蜒的山路奔驰,一路颠簸,经过九拐十八弯,终于抵达健行起点纳亚普。通过保护区的检查站,大伙儿精神抖擞往村庄前进。红彤彤的杜鹃花满山遍野地盛开,老天心情好,再赏我们一片蔚蓝的天空,美好又愉悦。潺潺的溪水从远方的雪山奔腾而下,带给旅人一丝丝凉意。我们随身携带小背包轻囊上阵,大背包则交由挑夫负责。看着他们瘦小的身躯背着沉甸甸的大包袱游走于山林间,不由得钦佩那一份能耐。

首日走了6小时,跨越数不清的阶梯山道,忙着和初识的伙伴“哈啦”,倒也不觉得累。就在我们踏入旅馆的一霎那,外头开始飘起毛毛细雨。“看,跟着我你们会很幸运的。”舒迪,在尼泊尔语里就是“幸运”的意思,年纪轻轻的他已是登山老手,常带领专业远征队挑战喜玛拉雅山系,刚好有个空档,才被派来带领一群杂牌“菜鸟”入小山健行。

3月里杜鹃盛开,雪峰皓皓,让旅者流连忘返。

Ghorepani 2870m

第二天,也是最困难的一天,因为海拔将急剧上升1300公尺,难度最高的一处是3800个拾级而上的石梯。舒迪在早餐桌上宣布:“It's long day ahead!”才说完,澳洲女孩爱莉就顶着苍白的脸和两个深深的黑眼圈出现,原来是食物中毒。同伴取了一汤匙蜂蜜给她,还未吃完就作呕。她强忍眼泪说:“气力快用完了……但·我·想·走·下·去!”那虚弱却又坚毅的语气,弄得我鼻子也酸了。舒迪当机立断,留下一位挑夫陪她慢慢走,大队则继续前行。

沿路有些小村庄,商店、餐厅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伴随着错落有致的梯田,偶尔点缀着传统农舍,自然而纯朴。留守山里的多数是老人妇孺,小孩两颊晒得红彤彤的,看见远道而来的健行客总会睁大好奇的双眼两相望,面对镜头露出腼腆的笑容。我和同伴准备一套套小文具沿路赠送,但愿他们长大后,能以智慧守护这一片净土。

站在潘山大平台上,可眺望远方一字排开的雪山。

Poon Hill 3210m

凌晨四点,简陋的旅舍已人声沸腾,今天的重头戏是攻顶看潘山日出。一打开大门,寒风扑鼻而来,黑夜里一团团迷雾笼罩大地,只见一排亮着的头灯在山径上闪烁。约莫一小时终于到达顶峰,登山客早已挤满平台。云雾开始零星地飘散,近十座七八千公尺高的雪白巨峰一字排开,若隐若现。每个人屏息望向远方最具盛名的鱼尾峰,据说当东方射出第一道日光时,从它后方升起的熠熠金辉将洒向其他山峰,绚丽的景象成为明信片的经典画面。然而蓝天难敌迷雾,一刻、两刻过去,期待中的日出宣告泡汤。

远方的山头慢慢一个个冒出来,舒迪指着最宏伟那一座说,她就是一路伴随我们前进的安娜普纳南峰。“7219公尺高,山顶终年积雪,但却挤不进世界前250名。”更神奇的是那6993公尺高的鱼尾峰,看起来就象一头插入土地的鱼。曾有探险队申请攻顶却铩羽而归,原因据说是在攀爬的过程中“惊见”那魁梧的鱼尾挣扎摇摆,山峰激烈晃动,为了避免厄运只好撤退。随后官方将鱼尾峰列为圣山,禁止攀登,成为境内唯一一座未被征服的高峰。

天色渐白,平台上只剩下零星的登山客,迟到的曙光捎来喜马拉雅山温暖的问候,饥肠辘辘的我们也下山吃早餐。眷恋地往回一望,圣山依旧朦胧,徒留些许遗憾。但山一直都在那里,只是旅者匆匆。也许,下次再来?!

Tadapani 2860m

虽说是下坡路,依然不好走,穿越许多茂密湿滑的丛林,路上还有驴子马儿留下的“米田共”,步步为营。天气转晴,视野逐渐开阔,一边是高耸入云的雪山,一边则是延绵不绝的山谷。

中午,我们在餐厅外头的长椅上边吃午餐边享受日光浴。爱莉终于跟上大队步伐,气色好多了。舒迪嘱咐大家吃多一些,以应付下午更艰辛的路段。吃饱喝足上路,渐渐深入峡谷,一小段下坡路后,就是延绵上升的阶梯。我们以为征服了这段就可到旅舍,不料舒迪指着对面那座山头说,那才是今晚的歇脚处!看着那屋顶在远方形成一个小蓝点,大家不禁长呼短叹,只好咬紧牙根沉默赶路。下山总是这样的,失去攻顶的豪情壮志,有点意兴阑珊起来。

几经奋斗终于抵达目的地。旅舍住得满满的,路上遇到的人几乎都集中到这里来了。

Jhinu 1780m

徒步最后一天,舒迪说,若对日出念念不忘,可以早起守候,因为这里离鱼尾峰更近。我们摸黑起床,在凛冽寒风中颤抖着守候,终于看见第一道曙光从鱼尾峰冉冉升起。晨曦照在山颠,洒进村里,落入花树;藏式五色幡旗迎风飘呀飘,将祝福传给每个被晨风轻拂过的人。好一个世外桃源!虽然没有群峰衬托,但雪山那么近,那么美,感觉更加壮观真切,也给旅程画上完美的句点。

于是我们又回到尘土飞扬的博卡拉,穿越喧嚣扰攘的市集,心情无由地烦躁起来,开始怀念山里那静好的岁月,怀念山民那憨厚纯朴的笑容,怀念山峰那轮廓分明无法圆滑的棱角……

还未离开,已然想念。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