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悸动的光前堂灵堂
(2015年8月2日)

2015年8月的第一天,随特地开车几百里前来送别老校长的师友踏入光前堂,庄严的礼堂成灵堂,令人悸动。距离去年12月见他,原来已经超过半年了。

老校长的遗容很安祥,那一刻,死亡变得很宁静,很肃穆。

偌大的光前堂,来了一波又一波的人,这个完全由他主导、集合了一群又一群信念相同、毅力惊人的同道中人所造就的地方,他有想过有一天他会以这样的方式回来母校的怀抱吗?当他竭尽全力、全心全意办学时,他有想过得到这些回报吗?应该没有。

第一次看到他失控痛哭,是在他家中听他谈起中华旧事,谈起他说的“我的董事长”(即已故李成枫先生),“我不要紧,但是我的董事长……”那时很震撼,因为印象中他是有着钢铁般意志的铁人,不要说哭,就是 一滴眼泪也不会流的人!为何退休后仍然放不下已奉献了半生的学校,何苦仍然以病弱的身躯“任劳坚苦”、“竭虑殚精”(注)?

记得去年9月,有一天他平静地说:“一个人到了XX岁,半只脚就已经踏入坟墓了”,我那时答不上话来,如果那时我敢跟他开玩笑说:校长,你可以写诗了,他会不会开怀大笑?他不写作,但他爱鼓励文学创作、重用文人诗人是众所皆知的。他笑得最开心的是今年6月21日在礼堂的荣休10年后聚会,不是吗?但那是我在报上看到的,并没亲眼看到。16岁的小孩读到我的遗憾时说:你那时为什么不去呢?你应该去嘛!

吃了早餐在沙发上仙逝

——应该?人生有很多“应该”,但凡人如我们如何去实践每一个“应该”,那可不是简单的功课啊!

听师母说起他7月30日和朋友吃了早餐回家坐在沙发上仙逝,毫无痛苦,“病好后才走,他开刀后我照顾了他11年,不跟我说一声就走……”她平静地说,如老校长说“半只脚”时的平静,但脸上有温暖的笑意。

也许想念他最好的方式是翻开那两本书,那两本犹如他儿女般感恩的校友和老师为他细细编写和出版的书《陈顺福校长教育言论集》及《蚕——陈校长在隆中的岁月》。静静重温一下书中那些陪伴他走过的艰苦与荣耀的片段,重温一次又一次的感动,他就会像没有离开过,即使离开,也是庄严和圆满的完成。应该是的。

注:“任劳坚苦”、“竭虑殚精”出自光前堂舞台两侧的对联,由本校前事务主任刘志华老师在2004年应老校长之邀而作,校友冼润梨书法作品。原文:勤耕作细栽培任劳坚苦喜观愿景徐临新苗茁发/坚承传慎整合竭虑殚精冀保华光永放秀水长流。

若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