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6 Vs 8·29

我给弄了十多天才终于弄明白,原来9·16大集会由两个单位召集,一个是马来人非政府组织,另一个是马来武术联合会,集会的条件由只许马来人参加变成华印人也可参加,又由只许穿红衣变成穿什么衣都可以,这两个单位各说各话,争着要做老大。

这两个组织财力雄厚,单单租用载人参加集会那2000辆巴士就须百万令吉上下的费用,还要供应饮食,发津贴,两单位竟然不须募捐,不好像净选盟2.0那样公开请人捐助那么可怜。

净选盟2.0主催的8·29集会由始至终都属非法,9·16集会在开始时也被宣布为非法,临集会前两天变为合法,惟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声称只许在指定草场集合,不准上街游行,因为一切上街游行都属非法;警察总长卡立却说在和平集会法令下,没有任何条文禁止街头游行,于是集会者听取卡立的话,游行经过武吉免登和祯禄街。

集会不能代表马来人

可见法律和法令确实是很深澳难懂的学问,别说我们这些市井小民搞不清,即使高官重臣也有各云其是的时候。

政府领导人视净选盟4.0集会如仇雠,避之唯恐不及,责之唯恐后人;却视红衫军如家人,所以,有顶级政府领袖到场为集会者打气,首相纳吉也从东马打电话慰问参加集会者。

红衫军集会的主旨是要维持马来人的尊严,要确保马来人不会消失。

不过,大部分马来人坦言不觉得没有尊严,他们说马来人统治着整个国家,马来人哪里没有尊严?他们又说马来人口上亿,分布在印尼、汶莱、菲律宾以及中南半岛,据说连台湾都有讲马来话的族群,马来人哪里会消失?超过半数马来人觉得这个9·16集会是为根本就不存在的“危机”而集会,所以不能代表马来人”。

当记者问集会者受到华人怎样的羞辱欺凌时,集会者因为答不上来,索性恼羞成怒,破口大骂、推撞记者,正因为他们为不存在的理由而集会。

8·29大集会有大约20万人参加,由几个地方走向独立广场,集会30多个小时,由始至终都遵守警方的指示,鸡犬不惊,是和平集会。

警方用水炮驱散人群

由现场或视频上来看,参加9·16集会的人肯定少很多,前后不过几个小时,却在武吉免登和祯禄街出现火爆场面,警方被迫出动水炮驱散人群,警察和集会者都有人受伤,可见9.16集会算不上是和平集会,有悖和平集会法令,警察总长会对付他们吗?

8·29是多元种族种族集会,参加9·16集会的除了巫裔外,还有孟加拉人、印尼人、华人(范清渊等),也属多元种族,不让8·29专美。

尽管9·16大集会有吉隆坡市政厅、警方和政党在各方面的鼓励与配合,加上主办者财力雄厚,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上万外籍工人、垦殖民、自耕农民乃应召而来,奈何在气势上比净选盟4.0集会仍望尘莫及,不但人数仍远远落后,更要命的是全球70多个城市的大马人响应净选盟2.0的号召,连当地人也参与集会,9·16集会则只能在自家屋子里表演,两个主办单位的尊严已受到伤害,但有要怎样去讨回来的打算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