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日的省思

我们在上周看见许多禁忌被打破。在公共场所游行示威的禁忌,在早前就已被打破,惟截至上周,在公共场所游行示威仍是任何亲政府支持者的禁忌。

攻击警察其实也是禁忌。当红衫军在上周不满被阻止进入吉隆坡某些地点,因而打伤数名警员时,这禁忌同样被打破。当然,某些人士迅速与这些蛮横的示威者切割,这是一个他们不允许任何净选盟成员仿效的特权。

此外,直接喊叫他人名字也是禁忌。当我小的时候,任何有良好教养的马来人,是不会提及在马来语中被认为是不文雅的猪只一词。这情况由来已久,并导致某些人决定以阿拉伯文的“猪只”(khinzir)取代,以让你可以在谈论相同的动物时,不会冒犯任何人的感情。

用损尊严行为捍卫尊严

当两名卖烧鱼的人士在上周直呼某个社群是猪后,这禁忌也同样被打破。这明显是有意辱骂,并在事后辩称此举没有任何冒犯,因为有关社群其实喜欢吃猪。试问使用所谓没侮辱性语言来辱骂他人的意义是什么?

另有一些天才通过将本身宗教与某些不只是负面,甚至是可鄙事务联系在一起的方式打破另一个禁忌。这批人其实正是那些坚持回教是和平宗教,却又威胁他人及宣称种族主义对回教而言不是问题的人士。这世界是否存在一个和平,但又是种族主义的社会?这人是否了解他一直陪伴臭名昭著的人物?他或许会说“我是一个卑鄙的人及以此为荣”。

所以上周是相当突破性的,当它牵涉到摆脱旧的禁忌,尽管这些人是来自意想不到的群体。我想彬彬有礼、说话轻声细语及端庄的古老马来人尊严现在已死及消失了,相当讽刺的是这种有损尊严的炫耀武力作法竟是为了捍卫马来人的“尊严”。

公园野餐庆祝大马生日

有趣的是所有这一切可能都是徒劳的。在红衫军集会前,一个民调显示大部分马来人都不支持集会。上周的闹剧最终可能令人无法理解。除了保护马来人尊严的模糊概念外,很少人理解集会的目的。我敢肯定如果人群中有人开始高喊“拒绝消费税”,整个马莫草场都会参与其中。毕竟,他们是最受物价上涨影响的一群。如果你要削减家庭的必需品,尊严所剩不多。

与此同时,更为明智的马来西亚人决定庆祝真正的马来西亚日,即一个欢聚及异中求同的日子。一些人在吉隆坡城中城公园野餐,并在气球及蛋糕氛围中庆祝马来西亚52岁生日。毫不相识的人经过及坐在树荫下,彼此交朋结友及无所不谈。除了背景差异外,我们彼此之间很显然没有问题,大家都真心爱这个国家。我们最终以唱国歌方式结束野餐,这是马莫草场所缺少的。

马来西亚日非暴力愤怒

在城市的另一端,一整天的庆祝活动展示大马每一个文化所含有的极大热情。民众品尝不同的美食、观赏文化表演、见证土生华人婚礼、欣赏音乐及彼此和睦共处。当肖恩·加齐重现经典歌曲《故乡》,以及群众紧随其后高唱国歌的情况,我们的心中不禁一阵得意。就像去年8月的午夜,每个人都“拥有”国歌,不论他们来自马来西亚的哪一个社群。

我们大家都认定马来西亚日是喜悦,充满乐趣和快乐的日子,而非愤怒和暴力。我们希望我们的照片是属于真正享受自己和彼此和睦共处的人们。我们回家后对自己感觉良好。我不知道另一群众是否也有同感,但我真的希望他们至少会用“乐趣”一词来描述他们的活动。

红衫军集会与之前黄色集会的一个主要区别很容易辨别。如果你不大规模生产标语和横幅,并根据自己所相信的去做,你很可能会做出一些真正诙谐的标语和横幅。在对当前议题感到愤怒的当儿,我们仍会嘲笑这种创意,而不是嘲笑人。

(泰发译)

玛丽娜马哈迪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