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重

我自知画功有限,也清楚技艺得来不易,所以我的涂鸦只要求能做出个人特色,或至少画出的符号能符合表意,而不要丟弃艺术的宝贵本质:符号背后的诚实。这不容易,因为“想要美”是人难以摆脱的负担。也许,使美重的是加诸其上的意念。石头摆在地上,是你要举起它,才会觉得它重。

邢诒旺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