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高铁塔的沧桑岁月

1994年摄于哥木峰Mt. Korbu, 2183m,当时标高铁塔尚存。

有人问我山顶上的那些生锈铁塔有啥用?

我只好说是测量局的人员用三角测量仪来测量高度时,必须的参照物,虽然我并不了解他们是如何进行测量工作的,但这又明显的很具重要性,否则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在100年前,想把这一堆粗重的角铁、锌铁片、洋灰,从遥远的市镇,穿越森林、河流,扛上峰顶后再组装,肯定是一项苦差事。独立前的殖民地时期,测量局员工领头的总是老外,他们大抵是雇用马来民工把这一条又一条的角铁扛上山顶去,建好后,有时兴致一起,还会用漆料在锌铁片上留下纪录。无意中构成了金石史料,而后岁月荏苒,每每有登山队造访,往往也在铁塔内留下涂鸦,出乎意料的成为了不朽的登山纪录。

柔佛州大山(G. Besar)顶峰有一座标高铁塔,估计建立于1910年代,铁塔内纪录最早的涂鸦为1939年。

金石史料

1986年,苍林先生等14人以“大马登山协会”(Bersatuan Mendaki Malaysia)的名义申请登攀白岩峰,9月1日登顶,当时从标高铁塔上被峰刮落的一块锌板铁皮上,留有“地形测量1924年6月11日”的纪录。我也去过几次白岩峰,2005年那趟,仍然可以从地面上捡起这块锌板铁皮,1924年6月11日的日期字样依旧留存。

柔佛州兴楼云冰的大山顶峰有一座标高铁塔,估计建立于1910年代,铁塔内纪录最早的涂鸦为1939年。 

刁曼岛加更山峰顶的标高铁塔,内有涂鸦1973年的最早纪录。

而最详尽的铁塔纪录,可能是哥木峰那座逝去的铁塔内,虽然它已不复存在,但苍林先生1986年曾做过详尽的抄录:

1886年法国旅行家摩根(De. Mogan)登上西马第二高峰哥木峰。

1892年测量局人员威廉氏(AA. Williain)也登上哥木峰。

1909年一队从吉兰丹方向登山。

1912年著名地质学家施里文若氏(J. B. Scrivenor)在山峰上赞颂“从主干山脉望日出是最壮丽”。

1933年森林学家米德(J. P. Mead);1960、1962年英军文职人员;1972年美国人W. S. Null ……

可惜从来就没有人珍惜它。

1994年瑞天咸峰Mt. Swettenham, 1962m顶残破的标高铁塔。

朱海波 文字与摄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