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尽人间魑魅

我的办公室内外挂有两幅画。每当学者教授莅临访问,都会特别关注,因为它们很出色,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办公室内那一幅画,是中国画家周玉莹先生当年画的面壁罗汉,炯炯有神。画作上的题词则是我国著名画家锺正山先生(1935年生)遒劲的书法。这幅画作于20多年前,周先生(1942年生)当时和锺先生过从甚密,我们常在艺坛上看见俩人的书画合作。1992、1993及1995年周先生曾经在我国举办罗汉与钟馗的画展。没有想到,我到日新服务,可以有机会与名作朝夕相处,真是有缘。

在我的办公室外头则是锺正山先生的作品,画的是一个老头子手握书籍一卷。题词“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也是锺先生的墨宝。锺先生在90年代前后画了不少出众的人物,有些是写实,有一些则是半抽象。我在吉隆坡丰隆银行大厦见过好多幅锺先生的巨画由假楼垂挂下来,极有气势。去年拜访培风独中美术馆,馆内也藏有锺先生的大幅杰作,令馆藏生色不少。

成立艺术学院

锺正山先生是我国举足轻重的水墨画家及教育家。我在念中学的时候,透过《学生周报》与《蕉风》就对他非常仰慕。锺先生早年毕业自新加坡南洋美专,回国以后孜孜不倦于推广艺术教育。虽然艺术学院在50年前乏人问津,但是他与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坚持到底,终于将马来西亚艺术学院办得有声有色,执艺术界的牛耳。当年艺术学院的成立,提供了良好的环境给爱好艺术的穷学生难得的深造机会,也因此培养了不少艺术界杰出的画家、音乐家。

是的,锺正山先生的艺术造诣是我仰慕的。但是我更加钦敬的是他负责任的态度。1985年我因缘际会,获得马来西亚华文文化协会的小说推荐奖。文化协会是马华的十大建设之一。但是不知为什么得奖名单宣布后,奖金却只是写在墙上。这点真是马华的污点。幸好次年文化协会从周氏转手到锺正山手中。锺先生一接手就快马加鞭,向他的艺术界好友们发出求助的帖子,要求画家们捐赠小品若干幅,每幅定价100令吉。薄利多销,慈善展览售卖所得,悉数充作文化协会付债之用。

请买主转让

我当时特别南下马华大厦观赏。在大堂内看见尚未平步青云的陈祖排博士正落力推销。我们彼此并不相识,他还是积极向我游说。我一眼看中高墙上的《斩尽人间魑魅》。虽然价格高一些,我还是愿意支付,因为有感于锺先生的认真干事,应该对他大力支持。何况我的奖金有1000令吉。只可惜该画已经有人属意。

大概是陈博士告知锺先生,锺先生二话不说,立刻答应让给我。第二天早上10点钟,锺先生驾了他的马赛地,果然将图画送到罗惹路附近的文华酒店。

《斩尽人间魑魅》高悬我家,最得我的喜爱。因为在那幅绘画底下,曾经留下不少艺术家与文人的身影。

小黑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