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2015年 不是1946年

红衫军大集会不是巫统官方活动,但无疑是“巫统领袖”举办的活动。丹斯里莫哈末阿里、丹斯里安努亚慕沙、拿督阿威、拿督阿末马斯兰等活跃的资深党员也涉及。许多报道称,党区会积极鼓励党员参加,并提供各种福利。

或许,该党认为应采官方回避的策略,或未获举办集会的清楚共识。

公开的马来人团结集会

我发现,其目标有严重的不一致之处,尤其是当它获得政府支持。

1946年巫统成立,是为了集合马来组织,反对马来亚联邦。后来,它与马华和国大党组成联盟,争取独立。再演变成国阵。正式的联盟允许各种族和宗教观点获得讨论和消除差异,才成为官方的选举宣言或公共政策。

那一直是优势,因为选民清楚联盟代表的事物。在别的民主国家,是选举后没有政党能单独执政,才组成联盟。选民常感失望,因其支持的政党要与“疯人”合伙组成政府。

所以,如果国阵成员党(无论官方或非官方)赞助公众集会,其主题是为了个别党的利益,明确的联盟存在理由就被否决了。此外,会不断聚焦于过去的狭隘利益,后者近60年后多已不复存在。即使是少数人在叫喊,也非常难以入耳。

顽固分子永不消失

巫统作为国阵政府的轴心,强调马来人而非马来西亚人推动的前景,只会有害而无利。我想这是很清楚的。

报道多称,马莫草场的活动管理妥当。若要说有任何行为不当,就是演讲人太狂热——有人说回教允许种族主义?

不过,在其他地方,情绪完全不同。

我们读到、看到或听到:

·计划路线涵盖武吉免登、刘蝶广场和茨厂街。这是华人占多数地点。其企图昭若日月就是要挑衅。

·谴责华人、威胁血债血还的海报。

·集会当天展示彻底冒犯的标语牌。

·尝试冲撞路障进入茨厂街。

在许多例子中,肇事者以其行动为荣,甚至继续辱骂。“华人猪”不是冒犯是什么?去年,煽动法约20例对付的人大多仅提供意见,最遭也只是太武断?

现在的例子中,有清楚煽动憎恨或诉诸暴力。至今一个星期多了。有逮捕行动吗?

默迪卡中心民调显示,超过50%马来人反对集会(相信结果害多于利),约20%支持。

我读六年级四女的两个马来同学,集会翌日告诉她,集会很“笨蛋”,不该举办。对党领袖说了重话。他们的看法与家长有关。

种族和宗教极端主义到处存在,很大可能只要还有人类就会继续存在。好的法律,是制定来有效惩罚犯法者的。好的施政则寻求劝阻其传播。我想,大马在此领域的指数还未达“健康”水平。

警察胜任的行动和检查署专业的处理是唯一的威慑。

须为大马全民斗争

巫统说,对集会没有意见,并让党员决定是否出席。马华和国大党公开反对活动。然后,国阵主席看到须要,发表声明“接纳反对意见”,显然是强调两党强烈反对的公关声明。

我想,这很古怪。首先,为何须在国阵平台背书或反对它?和平集会法令允许任何人举办集会。若是关于场地主人的准许,那么国阵两成员党显然是在向巫统申诉。吉隆坡市政厅是在巫统部长的管辖范围内。

“接纳反对意见”声明没有帮助。它已显示,政府是巫统加国阵(附属品)。它不是13个别政党的联盟,而是巫统与半岛和沙巴国阵、巫统与砂拉越国阵的联盟。

尽管如此,巫统从一开始就是大马政府的舵手,显然应为大马全民斗争。他们应完全摒弃狭隘课题。我们是在2015年,而非1946年。

附笔:

丹斯里拉菲达一直是出色的人物,无论是当内阁部长或是巫统妇女组领袖。面对明显错误,她从不保持沉默。种族主义露出丑陋面目时,她再次加入辩论。

柔佛苏丹毫不含糊对种族主义宣战。

巫统署理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巫青团团长凯利、马六甲首席部长拿督斯里依德利斯哈仑和全球中庸行动基金会的拿督赛夫丁阿都拉都有了分内的发言。

轮到你了,大马皇家警察。

(详祺译)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