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分认同、性爱与狗权

朋友推荐读陈冠中的《裸命》,说是一部充满政治隐喻、处理西藏课题的小说。据悉这本书无缘在中国出版,在豆瓣读书网上也搜索不到此书的踪迹。

小说《裸命》讲述叙述者强巴被一位汉族妇女梅姐包养,后来强巴因为迷恋上了梅姐的女儿贝贝,千里迢迢地跑去北京会见她,无意中成为了动物保护团体志愿者,后来又成为了维稳宾馆的保安(编制外的组织,专门帮政府逮捕各地的上访居民),最后因为得罪上司而被陷害,成为为人顶案的落跑者。

小说牵涉到西藏政治的部分,个人对这些事情不太熟悉,没把握就此展开讨论。下文尝试从3个方面,提出我个人对小说读后的一些想法。

作者陈冠中。

1. 叙述者强巴的身分认同

强巴尽管是藏族人,但对藏人的历史不太熟悉,对北京人的文化却兴趣浓厚。因此,他一直以来都向往北京,喜爱吃北京食物、跟随北京的时尚潮流等等。这不多不少让人联想起法农的《黑皮肤,白面具》,对那些向往成为法国人的阿尔及利亚人的分析。

强巴的普通话能力不成问题,阅读上可能有点吃力,书写方面的难题会较大。尽管言说能力不差,甚至可以说带有北京腔的普通话,但由于与汉族文化的区隔,造成了许多文化上的误解。

小说书本后边附上“特殊词句一览表”,是强巴对日常所用的普通话字义的误解,兹引数例如下(括号内为正确的词语):

1.命中蛀定(命中注定)

2.后炎无齿(厚颜无耻)

3.血脓于水(血浓于水)

在汉族的“血浓于水”的成语中,强调的是同族人的血缘关系。一次,强巴随梅姐与几个台湾朋友吃饭,大家喝得兴起,站起身互相拥抱,梅姐说了句“到底是血浓于水啊!”说的其实是同为汉族、同宗同源,却被海峡两岸分隔了。

然而,这个成语在强巴听来,是没有道理的。“不懂他们为什么拥抱的时候要说血脓于水,只是觉得血脓于水这四个字挺好玩,血和脓在水里,让我想起喇嘛们说的脉气明点。”几天后,强巴与梅姐去市场买肉,看到刚宰出来的牛肉团放在案板上,滴滴答答的带着血水,他好像当下就明白这个“血脓于水”的意思了:

“血脓于水,脉气明点,都离不开肉,有肉就有水,有水有肉就会有脓有血,这就是众生就是人……血脓于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我们所有人都是一样的,你也好我也好,都一样,都不过是一团有血有脓有水的肉,所以都应该是很亲的。拥抱!”

透过自身文化的角度,强巴明显地扭曲了“血浓于水”原本的亲属/亲族之间的血缘主义,把它理解为“血脓于水”,一个不区分你我的人类共同体的概念。从另一个角度看,也唯有如此,与汉族没有直接血缘关系的强巴,才能把自身置入汉族文化的脉络之中,来想象自己。

设想,如果强巴明白“血浓于水”的本来含义,前述人人互相拥抱时的场景,对他而言,其实是把他排斥出去,而不是把他纳入其中的社交仪式。

2. 性爱肉体的支配者与被支配者

叙述者强巴表面上是梅姐的司机,实际上却是她的性伴侣,为她提供性服务。这样的亲密关系,当然无法逃脱周边人的金睛火眼,强巴本人显然也知道,周围人对他的指指点点,背后称他是梅姐的小藏獒。

强巴与梅姐的这一层关系,乍看是年长的汉族女性,透过金权势力地位,支配少数民族青年藏族男性。然而,两人的关系其实并没办法如此轻易地以“支配者与被支配者”的二元架构概括。因为,尽管强巴非常享受这一层关系所带来的金钱物质,但在这层肉体关系中不仅仅只有金钱的关系,强巴本身也对梅姐的肉体有着强烈欲望。

小说开头不久,强巴就开始追溯到底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对梅姐产生了欲望,而梅姐又是在怎样的情况下对他有了欲念,以及二人是如何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结合成一对关系不方便过度张扬的性伴侣。

强巴对梅姐的性欲望

例如这段文字,说明了强巴对梅姐的性欲望:“她说她长肉肉了,我喜欢她长肉,摸不到骨头,特别滑溜。她说她是南方人,骨骼小。我不太会分南方人北方人,反正我知道不是每个汉族女人都这样。她说她年轻时候皮肤更滑更细,我想不到什么皮肤可以更细更滑。”

有趣的是,身体健壮的强巴向来无往不利,一直都能够满足梅姐的各种需求。然而,自从他突然发现,梅姐瞒着他,不让他知道除了拥有香港护照,她同时也拥有北京户头。在知道这件事后,强巴就突然抬不起头了,并不是强巴性无能了,而是在梅姐面前,也只有在梅姐面前,他抬不起头了。

为了不令梅姐失望,强巴只好不断地在脑海中搜寻各种女性的形象,透过意淫来让自己行起来,勉强完成整个性交过程。

他的意淫对象每次只能用一次,下一次重复同个人的形象,是没有效的。直到后来他找到了一个可以无数次使用的形象,再然后,他找到梅姐的女儿贝贝,他思前想后最终放弃与梅姐的关系,直奔去北京找贝贝了。

3. 人权不比狗权

强巴爱上梅姐的女儿,不惜抛弃一起奔往北京找贝贝。贝贝是动物保护团体志愿者的一份子。强巴到北京那天,联络上贝贝后,就被贝贝要求前往某个地点去帮忙,帮什么忙呢?帮忙围堵一辆载了数百条狗的卡车,要解救被困的可怜的狗狗。

这件事相当轰动,现场来了好多志愿者,警方也出动大量人员前去协调。事件在网路上传了开来,网民议论纷纷。不只是议论,坐言起行的也有许多。现场闹哄哄的,志愿者的热血,狗贩们的贪婪,警方的开通与亲民,是一副非常温馨的画面。

北京车站自焚

然而,随着剧情的演进,强巴后来成为了正规编制之外的维稳宾馆的保安,专门负责驱赶、逮捕、监禁、看管那些“不听话”的人。后来,强巴被人陷害而逃离宾馆,正巧此时他的朋友尼玛在北京车站自焚。

强巴联络上对公益(动物权益)热血的贝贝,贝贝听了强巴的一番话之后,相当惊讶。她惊讶,因为她从不知道原来有所谓的欺压百姓的编制外单位。她惊讶,藏族人自焚的消息,在网路上迅速地被查禁、封锁。

动物权益与人权,在中国大陆,这两件事情的待遇,对比是如此之强烈,让人多么为此感到无奈。人权不比狗权。

吴小保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