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对决

资本投资股东们还是对陈鼎武不离不弃,和他合力击退了伦敦投资管理公司的来袭。

资本投资(ICAP)的基金经理陈鼎武先生总算松了一口气。

上周六的股东大会,股东们还是对他不离不弃,和他合力击退了远方伦敦投资管理公司的来袭。

会议中所有议案一致通过,其中三个重新委任董事的议案,在投票表决中以大多数票通过。

这或许是国内股东用心思考,不至于盲目的尾随外国基金公司为了反对而反对。

毕竟,经过一番思考后,股东可能觉得独立董事的征询和委任殊不容易,因此认同了公司委任独立董事不是乱乱来的事实。

同时,伦敦投资管理公司的公开信里,鞭挞董事的理由可能过于牵强,因此选择给三位董事一个机会。

当然,陈老的公开大力支持三位董事连任,也起了不可忽视的影响,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只要董事们可以独立和负起监督的责任,于愿已矣,基金的表现主要还是靠经理人。

所以,此次票决得以轻骑过关,有其理由。

股东们送出来的应该也是这个讯息:股东大会顺利进行,有了属意的董事团队,至少陈老在未来一年内少了后顾之忧,可以更专心的进行股票分析和筛选任务。

会议进行时,许多股东纷纷对公司的未来投资方向表示关注,毕竟手持多达2.6亿令吉现金(超过公司净资产的66%),要说服股东们这也是投资策略之一,并不容易。

有人说,这是陈老和时间的对决。资本投资进入第11年,自2005年上市以来,其净资产的前5年表现的确很标青,后5年则每况愈下,近两年更是呈现负增长的现象。

增持现金等待机会

这是因为在08年金融风暴和国内大选以后,陈老对局势的变化很担忧,觉得许多股票估值过高,因此情愿增持现金,等待难得的投资机会出现。

这在2013年后更加明显,而且在过去一整年甚至完全没有进行新的股票投资,只有一直套现和增加现金。

由于现金的利息增值效应不大,而其投资组合在去年下半年后股市激烈动荡中开始表现逊色,因此解读为净资产的下滑,有其合理性。

出手要追回流逝的价值

当基金经理看坏市场,选择不出手,那么,出手之日,自然要追回所流逝的时间价值。

问题是,出手的时间,看来还没来到呢,这容易让比较躁急的股东失去耐性。

伦敦投资管理公司的进场时间大约是2010年左右,因此它没能享受到前5年资本投资净资产的强劲挺升,反而因为基金经理的防守策略,进场后遭受低于正常增长率的待遇,一股怨气无处抒发,难免要怪公司。

不过,当它数回和公司正面冲突失败以后,恰逢今年令吉大幅贬值,相信它会重新调整战略。

当初,如果它是看准资本投资的股价在净资产的折价2至30%交易,同时有庞大现金可掠取,那么今时今日,可能已经不是很好的套现机会,因为不论是现金或是净资产折价,在令吉对英磅贬值了30%以后,已经制造不出任何利差。

不因对手施压改变

如此一来,一动不如一静,把价值暂时托放在公司,让名牌基金经理实行他的投资计划。

如果陈老的预测成真,那么,他的出手应该可以弥补伦敦投资管理公司对令吉贬值的失算。

反正,伦敦投资管理公司可以继续以大折扣的股价买入有价值的股票,增加股权,向公司管理层施压,要求提高回酬率。

陈老和时间的对决,不会因为对手的施压而改变;但是,每一年的空等待,将进一步的打击公司的复增率。

股东们无不希望他出手的时候,可以追回之前因等待而失去的增长。

公司从前5年的年复增率18至19%,逐渐滑落到10年的11至12%年复增率,如果要在未来5年将年复增率追回,基金经理必须加倍努力才能达致。

玉楼金阙·陈金阙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