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普拉斯小胜 筹组联合政府
希腊大选重回原点

在左翼联盟总部,领袖齐普拉斯(左)与独立希腊人党领袖克门诺斯同样欢庆胜选,两党将联合执政。(法新社)

在左翼联盟总部,领袖齐普拉斯(左)与独立希腊人党领袖克门诺斯同样欢庆胜选,两党将联合执政。(法新社)

(雅典21日综合电)短短9 个月里,希腊人民3 次走进投票所,也第3 次给了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机会。一切似乎又回到原点,但齐普拉斯的第2 次执政之路,前路崎岖。

希腊星期日进行国会选举,激进左翼联盟获胜,齐普拉斯赞扬这是“人民的胜利”。 这次大选已经是希腊近6年来的第5次。在激进左翼联盟8月失去国会多数议席后,大选再次提前进行。

这次大选的投票率占55%,比1月份大选的63%投票率要低许多,显示许多希腊人对政治已经是意兴阑珊。

最新的投票结果显示,激进左翼联盟的得票率为35%,这使得该党将在希腊国会的300个席位中占有至少145个席位。而主要反对党新民主党则获得28%的选票,没有任何政党可以单独执政。

齐普拉斯随后也证实,在赢得提前大选后,他将再次与极右翼的民族主义政党“独立希腊人党”合组执政联盟。

齐普拉斯在胜选集会上告诉支持群众:“会同独立希腊人党,我们将延续7个月前所未竟的奋战。”

独立希腊人党领袖克门诺斯,也在齐普拉斯说话时跳到台上现身,并拥抱齐普拉斯。

保守派的新民主党承认在大选中失败。新民主党领袖梅伊马拉基斯表示:“投票结果似乎显示激进左翼联盟和齐普拉斯获胜,我向他表示祝贺,并敦促他建立新政府。”

虽然齐普拉斯又赌赢,但他仍须面对难解的经济困局和日益严峻的欧洲难民危机,未来政局如果仍持续动荡,希腊只会雪上加霜。

在希腊首都雅典,激进左派联盟支持者星期日欢庆属意政党胜选。(法新社)

在希腊首都雅典,激进左派联盟支持者星期日欢庆属意政党胜选。(法新社)

齐普拉斯:继续奋斗

齐普拉斯抵达现场后对他的支持者表示:“我们一起将会继续7个月前开始的奋斗努力。”

他也表示希腊前方的道路非常艰难,从经济危机复苏要通过艰苦的努力才能达到。

他指出,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党获得了“明确的任命”。

“这一结果不仅属于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党,而且属于希腊的工薪阶层,属于那些为更好的明天奋斗的人们,属于那些梦想拥有美好未来的人们。”

b13c1 copy.pdf

将赴美晤奥巴马 

齐普拉斯再度赢得希腊选举之后,将马不停蹄展开外交行程。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党领导人齐普拉斯表示,将在近期对美国进行访问,并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会晤美国总统奥巴马。据该党信息中心援引齐普拉斯在激进左翼联盟党总部与记者们的谈话提要发布消息称,齐普拉斯还将出席23日举行的欧盟移民政策峰会。

第二次执政前路难走

希腊前总理齐普拉斯今晚赢得大选,重返执政。只是这次他的路并不好走多少,经济与难民是他要面对的第一要务,怎么实现他对国际债权人的承诺,彻底改革也是一大挑战。

短短9 个月里,希腊人民3 次走进投票所,也第3 次给了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Syriza)机会。一切似乎又回到原点,但齐普拉斯的第二次执政之路,并不好走。

一名激进左翼联盟的支持者得悉本身的政党赢得大选后,激动得握拳庆祝。

一名激进左翼联盟的支持者得悉本身的政党赢得大选后,激动得握拳庆祝。

1 月首度赢得大选时的齐普拉斯意气风发,不少欧洲媒体甚至封他为左派政党的精神领袖,认为他的当选将改变欧洲政治版图。但7 个月执政过程的跌跌撞撞,让齐普拉斯被迫解散国会重新大选。虽然再度赢得选民支持,让他有更大的空间执行对国际债权人的许诺,但也面临更多难题。

希腊的现况却怎么也让人乐观不起来。当初不惜一搏举行公投时进行的资本管制,至今仍未解除,希腊的经济指标并未比他首度执政前改善多少,失业率居高不下,经济成长也不见起色。

为了解救债务到期危机,齐普拉斯被迫低头,以债养债。国际债权人也不客气地提出要求,从银行改革、削减退休金、增税、减少政府开支到国营事业私有化,要求希腊全面进行经济改革。

另一方面,作为地中海第一线国家,大量涌入的难民,让希腊因为资本管制受到影响的观光业雪上加霜,提供难民吃住也对政府财政与社会秩序带来压力,也都是齐普拉斯必须面对的挑战。

齐普拉斯重新赢得希腊执政权,如何与欧盟商讨债务危机,成为各界关注焦点。图为载满难民的一艘橡皮艇星期五靠近希腊莱斯沃斯岛,欧盟与希腊旗帜飘扬。(路透社)

齐普拉斯重新赢得希腊执政权,如何与欧盟商讨债务危机,成为各界关注焦点。图为载满难民的一艘橡皮艇星期五靠近希腊莱斯沃斯岛,欧盟与希腊旗帜飘扬。(路透社)

欧元区“自救”或损民众存款

在国际债权人的第三轮救助计划中,希腊4大银行一共获得约250亿欧元重组资产,但只有100亿欧元是实时发放的,其余150亿欧元缺口则将根据明年1月1日生效的欧盟《银行复苏与处置指令》中的“自救”规则,须先由希腊各大银行的股东和存户承担,避免政府动用公帑救助。

“自救”规则规定,在国际援助发放之前,银行资金缺口先由股东、债权人和大额存户承担,若不足够,才动用存款在10万欧元以下的散户资金。

德国支持“自救”规则,指这是加强欧元区纪律的关键措施。不过,国际债权人也不希望希腊存户受损,担心这会让当地经济衰退和走资潮加剧。今年12月31日(“自救”生效前夕)并非法律期限,只是政治期限,这意味着在此之后当局仍可加入新条款保护存户。

希腊主要反对党新民主党一名支持者在竞选中心的电视荧幕前,关注着各政党的票数走势。

希腊主要反对党新民主党一名支持者在竞选中心的电视荧幕前,关注着各政党的票数走势。

齐普拉斯讨价还价
希腊债务危机难善了

德国《西德意志汇报》评论说,希腊大选将对整个欧元区产生连锁反应。不管哪个政党上台,雅典都面临根本问题:承诺的改革议程是否继续?欧盟各国政府已经同意给希腊“第三次救助方案”,总额达860亿欧元。

前总理齐普拉斯在今天组成联合政府后(独立希腊人党已经同意加入联合政府),首项任务是要面对欧盟领袖。

下月是希腊接受救助计划的检讨期,他必须游说欧盟同意希腊已做得不错,才能顺利获得新一期的贷款。

跟1 月上台时不同,国际金融市场对齐普拉斯的“反应”已冷淡下来,不再视他为可能拖垮欧元区的狂人。

这次选举也的确有助扫除希腊对遵守紧缩措施摇摆不定的态度。经过多次选择,希腊人清楚告诉大家,到目前为止,他们为了继续留在欧元区,愿意继续紧缩。

不难想像,齐普拉斯在争取欧盟新一轮救助的同时,要着手游说债权人减免债务,又或者稍微放宽撙节措施,好让苦了6 年的希腊人能有一点透气的余地。于是,争拗与拉锯必须继续.,希腊债务危机还是没完没了。

近期的难民问题衍生的各种管理费用令希腊倍感财政压力,成为齐普拉斯领导的新政府一大挑战。(路透社)

近期的难民问题衍生的各种管理费用令希腊倍感财政压力,成为齐普拉斯领导的新政府一大挑战。(路透社)

难民飙升750倍恐压垮经济

过去数月以希腊作为涌入欧洲的踏脚板,难民人数不断增加。有数据称,人数达到去年同期750倍,衍生的各种管理费用已经令希腊倍感压力,政府财政可能被“压垮”。

难民问题也令希腊社会安定受到威胁。希腊西南部的观光胜地科斯岛正值夏日观光旺季,每天都有数百叙利亚难民搭乘着橡皮艇抵达,暴力冲突频传,日前科斯岛警方使用灭火器和短棍驱赶群众,小岛赖以为生的观光业也大受打击。

分析人士指出,财政困窘使希腊完全无法应对潮涌而来的移民,而摆平这一问题无疑需要耗费大量资金。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党主张较为宽松的难民政策,新政府如何高效地应对难民危机、维护社会稳定、不让希腊经济雪上加霜成为一大考验。

有分析说,如果欧盟其他国家对希腊的债务坚持强硬立场,希腊执行欧盟难民政策的意愿将大为降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