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极限篇4则

1. 觉悟

“在这里,只要有一丁点能耐,你就是大家。”带有对象指定性的语言牵制,作家这么说。

原来是疑惑,但看着作家无论如何都透着支配话语权的极致,你突然明白了什么,隐约的作好精神准备。

“很快会变成和他一样的大人吧。”你怀抱着这样的觉悟。

2. 灵感

“我需要你。”

作家望着你说话的时候你措手不及。

你忘了这是作家在说解你书写的故事。

3. 演化

介乎“无法适度判断”与“暴力失度”之间。

介乎“消极性”与“进击”之间。

你不断离脱渐趋恶质化的利害主义生态,却不见时间的切分,你和关系人之间,不知谁是阿基里斯谁是龟。

4.  变数

对时间而言,刻度是变数。

2008年,在白色圣诞氛围弥漫的街上,他遇见了她。体感时间,她脸带笑容的看着他,时间大约是3秒钟。对于一个初见面的陌生人而言,3秒钟的视线停留意味着“我对你有好感”。

那时,他是信的。真心。

或者说,他感动地说服自己相信。

后来,他们终于有时间谈话。

“因为脸上粘了紫菜。”

“长得帅?”

他看过那篇报道,关于女粉丝和演员的温情互动,他以为她和女粉丝一样试图表达某种幽默感。

“不是。”她说。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