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红衫绑架了

9·16红衫军集会是落幕了,但恐怕不会结束。 尽管这一场集会,带给全体国人的是弊多于利,贬多于褒,但是对当权者及主事者而言,恐怕是意犹未尽,且食髓知味。

是的,相较净选盟4大集会,9·16红衫军集会不仅在人数上,在规模上,在诉求上,在自律上,在表现上,在参与度,在一般人眼里,都是不如净选盟4。

但是对于当权者及主事者而言,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在于,这是各取所需的游戏。

当权者借由集会来制造自己仍获支持的现象,而主事者借由这个舞台,重回幕前。他们都需要有当领袖的感觉,而这类型的集会让他们满足了。

恩庇政治拉拢基层

操弄种族议题煽动族群情绪,本来就是政客的拿手好戏,尤其是政客陷入危机时,这更是他们转移视线,凝聚力量同仇敌忾的伎俩。

由于招不怕老,这也使到一些政客不思进取,不理时代已经不同,不仅还在迷恋自己过去的好时光,也还一成不变地用着老招。

这些所谓的巫统鹰派,这几十年来恐怕就一直靠着恩庇政治拉拢基层,对掌握地方派系桩脚信心满满,就像程咬金的三板斧一样,靠着操弄种族,宗教及特权课题,就能轻易过关。

基层倒转绑架领袖

正因为能靠这三板斧,巫统领导层恐怕已经没有鹰派与鸽派之分,因为这三板斧好用,人人都能在有需要时,摇身一变成为鹰派。

问题就在于,基层也会模彷及学习,既然鹰派的三板斧招式好用,基层也都成了鹰派,胃口也变大了,这就会倒转过来,变成挟持与绑架他们的领袖了。

当红衫军走上街头那一刻开始,已经注定了这些涉及其中的巫统领袖,没有回头路了。他们不但无法争取之前不投他们的票,连带游离中间的选票也失去了,巫统只能紧紧守住基本盘,守住自己的深红这一块。 这其实是一个饮鸩止渴,割肉自啖的做法。

纳吉表扬红衫集会

曾有评论文章,也用这么一个词,来形容阿扁末年的民进党政府,就是被深绿绑架了。 阿扁当选总统后,曾经提出一个新中间路线,但后来这新中间路线也不了了之,反而随着各种弊政揭发,贪腐浮现,民心大失时,又重新回到外来政权vs本土政权,外省人vs本省人,台湾人vs中国人,独vs统这些充斥情绪,对立,二分法的老戏码。

想当年,当阿扁锐意改革的光环已失,只剩下自己跟夫人的贪腐丑闻缠身,面对各种抨击及要求下台的压力,阿扁转向深绿,寻求这些死硬派支持者的力量。

于是,他再也没有回头路,无法再走回中间,无法再获得中间选民支持,也连带拖累整个党。因为,在政治光谱里,颜色深的那一块,不会再是多数,更何况随着时代进步民智已开,中间选民会越来越多。

放弃了中间,靠拢死硬派,无异找鬼拿药单。今天,当纳吉称赞9·16红衫军集会,说这不是种族集会,说这是和平集会,并赞扬这是力挺政府的表现,且是马来人为捍卫尊严的一场集会时,无视红衫军集会充斥极端种族意识与贬低他族的言行时,基本上己经揭示,这个党上下已没有鹰派与鸽派之分。 因为,他们都被红衫绑架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