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弱的令吉和日子

150922D11_C1059-5

菜市场是我必须天天光顾的地方。短短3、4个月内,我看着小贩们在开斋节期间脸带微笑的忙碌,到马币不断疲弱后,个个像凋零的花朵,行尸走肉般的面对陷入低谷的生意。例如售卖海产的夫妇,以前都会开玩笑的问我:“今天要吃广东鱼还是福建鱼?马来鱼还是华人鱼?”现在我看着夫人披头散发,无精打采的处理鱼肚子,连刀子也懒得用了,长了茧的手指比刀子还利,直接戮穿鱼肚,把肠子鱼鳃给挖出来,灿烂的笑容已经是明日满地的黄花了。男主人索性常常丢下鱼档,到附近喝茶消磨时间去。

打盹致切伤手

卖肉鸡的小贩,除了打盹,就是投诉顾客减少,说很多人只买价格便宜的鸡脚和空壳之类。我几乎建议他成立消费人协会,投诉个够。至于改变最明显的要数拥有庖丁解牛神技的猪肉档阿嫂了。虽然还是一贯的笑脸迎人,我注意到她十根指头已经有四根处于止血包扎的情况。她看着我掏腰包时,我看着她伤痕累累的手指,她只好解释:“顾客太少,很容易打瞌睡,就切到自己的手了。一切到手就自然醒了。”故作正能量的语气不忘提醒自己那是一种因祸得福的安慰。

菜市场之外的世界一样缺乏生气。平时已经是价廉货不美的面食档口,现在索性连最基本的鱼丸;鸡丝都省下,汤水也淡得像洗米的清水。角头间开干捞面档的暹罗阿嫂索性把洗碗的员工给辞去,凡事自己来了。令吉这样疲惫下去,眼看每个人都不愿意出外消费了。可即便三餐都在家里解决,粮食还是得购买啊!

最好当农夫

于是当农民的朋友跟我说,不怕!以现在的世道,最好跟着我当农夫去,自己种菜喂饱自己。我说好的,咱们约个时间扛了锄头,一起占领布城那一大片青翠而毫无生产力的草地。老农开始犹豫了,他说:“占领会被捉起来的。还是不要预我!”我说:“放心啦。人民都只有草可以吃了,至少在扣留所还有咖哩饭可以吃。”老农除了苦笑还能怎样?

再疲惫的马币和日子,还是得在无可奈何的哈拉中度过,在没有上街的其他日子里。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