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业老前辈 手绘电影海报
慈善画家朱联喜病逝

朱联喜生前最爱画关公及老虎,两幅画像栩栩如生,威武无比。

朱联喜生前最爱画关公及老虎,两幅画像栩栩如生,威武无比。

(马六甲21日讯)甫于本月10日接受《南洋商报》专访,畅谈过去在60年代,在没有先进电脑与数码科技的时代,以手绘方式画电影宣传海报经验与心得的广告业老前辈。

也是甲州人熟知的义务慈善画家朱联喜,日前突然病逝,其丰富的创作生涯及超凡的绘画手艺也随之离去,不过却留下不少画作。

朱联喜在马六甲从事广告业40余年,是州内唯一拥有早期电影海报创作经验及画制大型海报手艺的艺术家,画过无数的电影海报,除了古城,连汶莱也出现过他的画作。

心脏病辞世

他是于本月18日凌晨3时40分,因心脏病辞世,享寿积闰78岁,恶耗传来,亲友无不感到悲痛惋惜。

其遗灵停放在哥打拉沙马那花园2/9路门牌27号的住家,本月22日(星期二)上午11时举殡至怀恩园火化。

《南洋商报》是于本月10日邀得他接受访问,不料却是他生前最后一次接受《南洋商报》的专访。

由秦汉与林凤娇主演的经典电影“汪洋中的一条船”。

由秦汉与林凤娇主演的经典电影“汪洋中的一条船”。

接受本报最后专访

当时,他在访问还显得活力十足,述说当年事,当年情,也让他充满感慨,感叹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同时从访谈中可以看出他对绘画的执着与偏爱。

他受访时的每一句话,都能带出他内柔外刚的个性。他除了是一位艺术家,也是州内有名的慈善画家,义务为华社作画,义不容辞地为华社作出无私贡献。

朱联喜早期义务为社团绘画至圣先师孔子。

朱联喜早期义务为社团绘画至圣先师孔子。

国泰戏院当设计员
海报作品近千幅

朱联喜早期在60年代为国泰戏院旗下设计人员,专门负责为新上映的电影画制海报,通过手工绘画,画出一幅又一幅的著名电影海报。

当时,无师自通,拥有一门绘画手艺的他,年仅16岁就开始画电影海报的生涯,一画就是18年时光,大约每星期内完成2幅海报,预计共画了将近千幅的电影海报,当中包括武打片、武侠片、文艺片以及印度片等大大小小的电影。

兼职为其他戏院画海报

他透露,当时是在友人的引导下,受薪于国泰戏院当设计人员,月薪大概是300至400令吉,这笔薪金在当时已足以养家活口。

他当时还兼职为其他戏院画制海报,包括联邦、中央、中山及丽士等,赚取外快减轻负担。

“早期画电影海报的人不多,当时公司只有我一个人会画海报,几乎3天内要完成一幅海报作品,有些海报长度大概是20尺宽10尺高,都是一个人用手工绘画,其他人则只能帮忙处理备料部分,有时还要开夜班赶工。除了在马六甲,我也曾到汶莱协助戏院新分行运作,在汶莱画了大概两三年,因为生活不习惯才专注在马六甲绘画。”

他表示,早期的电影海报都是油画,原料便宜,当时还未有电子技术及数码化,每幅海报都需要靠手工人力去完成创作。

电影《醉拳2》及《十殿阎罗》是朱联喜重画的海报,目前摆在甲客家公会外。

电影《醉拳2》及《十殿阎罗》是朱联喜重画的海报,目前摆在甲客家公会外。

喜欢画画无师自通
曾获全国美术赛冠军

朱联喜透露,小时候喜欢画画,没有拜师,完全都是自习,曾经获得全国美术比赛冠军,受到校长及老师的赏识及赞扬,由于天赋高及有艺术天分,之后决心往艺术方面发展。

客家公会保留作品

他指出,手工画制电影海报事业到了70年代尾开始走下坡,电影海报改由电脑制作,才令他开始为自己的事业转型,开设广告公司专制广告牌及牌楼。

从事广告业约40余年的朱联喜在80-90年代专门在过年过节时,为马六甲各名地制作农历新年主题牌楼,增添州内过节气氛。

“科技进步,一切设计由手工转换成电脑化,渐渐地传统广告制作也走入夕阳时期。”

朱联喜去年为甲颍川堂陈氏宗祠绘制“古城融汇万里长城”的大壁画。

朱联喜去年为甲颍川堂陈氏宗祠绘制“古城融汇万里长城”的大壁画。

目前在甲客家公会尚保留部分朱联喜生前重画的电影海报作品,包括《汪洋中的一条船》、《新西游记》、《醉拳2》及《鬼赌鬼》等经典电影海报。

而朱氏最新作品是在2014年为甲颍川堂陈氏宗祠绘制“古城融汇万里长城”的大壁画,共花了2个星期时间,完成绘制出这项80尺宽60尺高的油画,以他当时70多岁高龄完成作品,实在不易。

本月10日,朱联喜与妻子何彩玲一起接受《南洋商报》访问的情景,可惜不再。

本月10日,朱联喜与妻子何彩玲一起接受《南洋商报》访问的情景,可惜不再。

何彩玲:艺术家性格
丈夫靠灵感画画

朱联喜受访时,一旁陪伴的妻子何彩玲透露,丈夫喜欢绘画,以前专画电影海报为生,丈夫努力赚钱,她则负责打理好一切家务及照顾孩子。

她说,丈夫很爱话当年,每次跟孙子讲关于早期画海报的事迹。

她形容朱氏为性格特别的艺术人,常靠灵感画画,喜欢画关公或老虎等象征威武的人事物。此外,朱氏还是一位善心人士,热爱为社团做义务工作,包括义务赠送画作予社团单位,为社团筹备经费等。

她指出,丈夫年轻时活力充沛,随着年龄增长,显得力不从心,去年曾担心高龄的他还要爬高爬低作画,为丈夫的辛苦感到心疼,但见到一把年纪的丈夫完成三层楼高的壁画,也为他感到骄傲及光荣。

符永泉(左)受到朱联喜绘画手艺的影响,初中毕业后开始跟随朱氏当学徒。

符永泉(左)受到朱联喜绘画手艺的影响,初中毕业后开始跟随朱氏当学徒。

符永泉:17岁起当学徒
师父无私传授知识

朱联喜的徒弟符永泉(48岁)接受《南洋商报》采访时回忆说,小时候住在朱家附近,常看朱氏画画,自此影响了他对绘画的热爱。

他指出,17岁初中毕业后开始跟随朱氏当学徒,庆幸能在师父身上学到很多手艺及技术,同时欣赏师父为社会服务的热心。

他表示,当学徒的时候已经是制作广告为主,至于画制电影海报的事迹,也只能从师父口述中得悉。

漏夜装广告牌楼

他透露,跟随朱氏的日子特别深刻,因为师父的为人亲和,愿意无条件地教授他关于广告的知识及技术,让他对师父情义毕生难忘。

“我们一起漏夜赶工,一起装置牌楼和广告牌,他负责画,我负责写,就算现在师父已经退休,我们也常见面约喝茶,多年来师徒情未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