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晋三是无耻政客

新安保法在一片争议和怒骂声中通过了,安倍晋三为此成为众矢之的,然而他的态度依然坚决。在他看来,日本推行新安保法可以保境安民、阻止战争,同时也是为后世子孙谋福利的一种做法。

稍有认识和良知的人都知道,安倍晋三的理由说得再冠冕堂皇,始终是不可信的。有一位受访的日本民众就认为,推行新安保法,允许日军跨国参战,美其名曰“正义之战”,其实也不过是“杀人同谋”。她还为日本的民主倒退、人民的诉求遭到漠视感到遗憾。

在西方学界,把伦理和政治两个概念分开的始作俑者是亚里士多德,而第一次把政治当作一个“坏世界”来讲的,见于马基雅维利的《君主国》。在政客眼中,利益就是一切,准确地说是自己的利益就是一切。在场面上需要伪装,就把仁义道德挂在嘴边,其实心里想的都是不仁义不道德之事。

安倍用暴力武装自己

安倍晋三就是这样的政客,他喝狼奶成狼性,想让日本转守为攻、成为一个战争国家。促使他做出这种疯狂决定的原因,当然不是他口中提到的“保境安民、阻止战争”,而是出于政治需要。

他担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七十周年这个“别具意义”的日子里,一些曾经遭受日军侵略的国家会加紧追究日本的战争责任。各种档案的解密,各种资料的面世,都把矛头指向日本,都有条件将日本送上历史和人民的审判台。诸如钓鱼岛、慰安妇、屠杀民众等事件,神人之所共嫉,天地之所不容。安倍晋三不想承担历史责任,唯有孤注一掷,强制推行新安保法,用暴力武装自己,用战争解决问题,准备给世界带来更多的灾难。

安倍晋三的这种思想倾向还体现在他今年8月初提出要废除文科,让理科“统率”日本的事件上。他的此番言论不禁让我想起另一件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往事:二战以后德国图宾根大学校长面对全校学生,先称赞理科生说他们是时代的列车,后又以更加热情的口吻肯定文科生说他们是时代列车的司机。

用霸道压制人道要求

人文理性是生命意义和社会价值的灵魂,是构成社会和谐发展的重要因素。然而安倍晋三却反其道而行之,意欲以冰冷残酷的工具理性和实用理性塑造日本的国格。他满脑子想的仍然是用最为决绝的方式中断他国对日本的清算,用霸道侵略压制人道要求。为了维护自家利益不择手段,即使祸国殃民也在所不惜,他的作为实在是可耻、可恨!

我要谴责安倍晋三的无良行径。他让自己的国家蒙羞,陷人民于不义,是狠心的暴徒,无耻的政客。我要向日本当地有人性有理性、反对新安保法的民众表示崇高的敬意。他们是和平的使者,日本的骄傲。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