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乐

宿舍外有把轰轰声远远传来。我知道那是黑斑蚊喷雾机在大口喘气。一呼一吸间喘出浓浓白烟,迷惑了空气。那气味绝不是消化不良的腐酸,而是杀虫剂般刺鼻刺脑的化学酸。起身,将窗户关去,再转身回坐床沿。目光紧咬着前方那扇窗,却不敢饕餮窗外的景色。深怕眼帘在启闭间帘幕后的场景又会回到那陌生又熟悉的曾经。

那天黄昏,我一如往常伫立窗前,放任目光尾随游乐场上的孩童,追逐嬉戏,穿梭于夕阳拉长的组屋屋影。那一弯又一弯紧贴在嘴角的弧度,随着主人的喜怒哀乐时直时弯。忽然,组屋屋影中闯进了一辆前门印有红色新月的米色四轮驱动车,尾随了一辆红色新月客货车。也许是车上那弯红新月发挥引力,众目光马上被吸了过去。磨蹭许久,直至窗外轰轰声响起,妈妈大喊我把窗门关上,我方意识原来是卫生部派员来喷射黑斑蚊喷雾剂。

站在透明玻璃窗后方观望。斜对角那一栋组屋在轰轰声中变成了雾外的那朵花,任凭我撑破眼睑还是“终隔一层”。层层迷幻中,我看见几个面带防毒面具,手持喷雾筒,肩背喷雾剂背囊的卫生部人员踩着占士邦的步伐,昂首挺胸,破雾而出。很像电影里英雄主角经过生死大战后,从浓烟中凯旋而出那最后一幕。现实中,防蚊英雄走出防蚊雾那一幕后,还有一幕——防蚊英雄身后跟了一群欢乐的普罗市民,小孩居多。平常,他们不是在游乐场上嬉戏,就是在组屋后方那辽阔的停车场骑脚车为乐。而今有机会参与这部“防蚊英雄”大电影,他们嘴角扬起的弧度比吉普车门那弯新月还弯,一路穿进穿出于灭蚊喷雾间。多少年了,那一张张素颜的笑脸,在记忆中依然新鲜。可是,这一道鲜,却非我所想饕餮。生活这个舞台,若都能素颜上镜固然可喜,但是,黑斑蚊喷雾这个戏分难免让人心酸。那年,我还在念初中,那年,穿梭在黑斑蚊喷雾中的笑靥可否知道,那喷雾不是干冰制造出的舞台效果,而是含毒的灭蚊剂?

脑海里载浮载沉着“毒”字,视角自动转向游乐场左侧。隔着几个停车位和一条单行道,就是一条约莫5、6尺宽的沟渠。衔接着组屋临近的中小型工厂与住宅,最终归入后方的北赖河畔。也许因为长期吸毒,这条沟渠的血色特别浓黑。好几回了,看到邻人在沟渠旁垂杆,才知道这条“黑心”的沟渠原来有鱼。有回,外出回来,见邻居携子垂钓。好奇探问之下他向我们展示早已躺在桶里的鱼——平扁而近乎菱形——腼腆笑说炸起来干硬,口感欠佳。笑谈间,我隐约看见,岁月长河里那两条游鱼在他眼角旁露出了尾巴。心想,那两条游鱼是否知道沟渠里的同类可能正受“毒”害?记得那天恰逢星期天,他说难得遇上涨潮而又没加班,就带孩子出来钓鱼、玩玩。那年,我不会晓得,那干瘪梆硬的炸鱼吃在嘴里的口感其实就是无奈。

如果在“黑水沟渠”垂钓是一种无奈,那么在垃圾桶中寻找玩具呢?我始终无法忘记那几张因在垃圾桶中寻得玩具假枪、断臂玩偶、破旧玩具对讲机等而笑出的原汁原味。

那天黄昏,我刚把妈妈唠叨了许久的旧玩具箱收拾好。把还能用的留着,已经损坏的打包好带到楼下游乐场旁的垃圾桶丢掉。我这头才蹦蹦跳跳转过两层楼梯,进门不久就听见楼下传来同龄孩童的喊叫还有嘟嘟敲击塑料的声响。那音波推着我朝客厅那口窗走去。刹那间,投映入瞳孔的画面让我惶恐地呆站于窗前。往后每次大扫除,打包准备丢弃的物品时总会三思。楼下三五名与我同龄或是比我还小的孩童正在翻弄着和我们身高相仿的垃圾桶。有的已从垃圾桶中找出一袋袋“百宝袋”准备寻宝。有的则兴奋的为刚找到一把经已发不出子弹的玩具假枪而欢呼蹦跳。刚刚从我们家丢弃的残余,转手遂成足以让他们兴奋炫耀的宝贝,一份足以让人快乐的原因。那一排排因兴奋而露现的白牙,那一波波因兴奋而喊出的高分贝,那一张张不曾上装的笑脸,那份别无选择下的知足,穷我一生都无法忘记。

我的记性不算好。但,有些记忆无论我如何抹刷,脑海中的画面依旧污黄斑斑。记得那天刚从外婆家回来,那已是接近黄昏的午后了。一辆背着氧气桶准备潜水似的小型罗里,倒退停泊于我家楼下楼梯口前。背上的圆柱桶伸出一条大管,直深入楼梯口前那个排污口。路过时一阵异味战胜空气,弥漫于空中。探问之下原来是组屋排粪池阻塞,众人的排泄物倒灌漂浮于底楼其中一家住户厕所内,英达丽水公司接获投诉派员来清通。而这一项“活动”却成了孩童们的焦点。三五个孩童来来往往在“观赏”。有的还试图和工作人员交流。颇有“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之感。对于不常接触外界的他们而言,任何微尘飘落都能激起井面上的涟漪。他们的谈话内容我并不清楚。只知道,路过时那些孩童脸上挂满了欣喜的笑。似乎“观赏”抽污工程也是个难得的“娱乐”。

英达丽水抽污车的余音依旧在耳边轰隆咆哮,窗外黑斑蚊喷雾机却早已没有了声息。我屏着气,深怕轻轻一吸,受想行识眼耳鼻舌身意又再搅入那已经落定的前尘——流连于空气中那灭蚊剂的化学酸味、混杂着排泄物倒灌的异味、断臂玩偶身上的垃圾味、黑水沟渠里的毒水味,以及那穷得只能够从生活剩余中回收笑靥的组屋区,那别无选择中仍旧努力寻找欢乐意义的组屋居民。

放生了目光紧咬的那扇窗,我缓缓地从床沿站起,准备好洗刷用具往浴室走去,愿将一切无明清洗。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