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马来妇女送子女读华小
“巫裔学华语增竞争力”

丽娜莫哈末拉扎里(右二)及丈夫阿兹里尼(左二)没后悔送次女及幼子到华小就读,家中只有长子阿末菲克里(右)读国小,左为谢爱珂、中为谢仁玉。

丽娜莫哈末拉扎里(右二)及丈夫阿兹里尼(左二)没后悔送次女及幼子到华小就读,家中只有长子阿末菲克里(右)读国小,左为谢爱珂、中为谢仁玉。

(芙蓉20日讯)继亚罗士打一巫裔家庭不认同自己的同胞发表“消灭华小”论后,森州芙蓉再有一名巫裔妇女也在面子书上贴文力挺华小,并指她把两名子女送到华小就读,让子女掌握多一种语言,这就是子女长大后最好的竞争条件!

她认为同胞发表的“消灭华小”论太过火,企图挑起种族情绪。

她的贴文上也写着她的3名子女中,有两人是从华文幼儿园念到华小,再到国民型华文中学,华小根本没有为国家带来任何问题,并质疑巫裔同胞为何在那么多课题中,偏要挑起消灭华小的课题?

这名巫裔妇女是丽娜莫哈末拉扎里,她与丈夫阿兹里尼育有3名子女,长子是念国小,而次女及幼子为华校生。她的女儿已18岁,现在玛拉工艺大学深造,儿子则12岁,在芙蓉培华小学就读。

丽娜莫哈末拉扎里在面子书上贴文力挺华小,并质疑巫裔同胞为何要挑起此课题。

丽娜莫哈末拉扎里在面子书上贴文力挺华小,并质疑巫裔同胞为何要挑起此课题。

取中文名优雅好听

两名念华校的子女都有非常好听的中文名,女儿是谢爱珂(Nur Ameerah Zulaikha),幼子则是谢仁玉(Ahmad Fakhrurraziey)。

她在面子书上的贴文获得2137个赞,同时也被分享1000次。

在看到9·16红衫军大集会上,有同胞手持“消灭华小”大字报的新闻,丽娜莫哈末拉扎里感到非常生气,并质疑这与教育系统有何关系,为何要发表“消灭华小”论。

谢仁玉在学校也参与多项学术比赛,并取得佳绩。

谢仁玉在学校也参与多项学术比赛,并取得佳绩。

照常祈祷进食上宗教课

丽娜莫哈末拉扎里接受本报电访时表示,她不能苟同巫裔同胞发表的“消灭华小”论,因为两名子女都在华小念书,在华小就读并没影响子女的宗教信仰及日常生活,而且在华小也有宗教老师教导宗教课,华小也有祈祷室让回教徒学生祈祷、在食堂也有特定的范围让他们进食。

丽娜表示拥有华人血统,祖母来自中国。

本身不是华小生的她说,她最先让女儿到华文幼儿园上学,过后女儿就深深爱上华文,而她也就把女儿送到芙蓉培华小学就读,女儿在华小勤奋向上,学业成绩也名列前茅,根本没让她担心。

女儿在升上中学时,因为没进入寄宿学校,女儿要求到芙蓉振华中学升学,初中三转入乔治五世中学。

她说,幼儿也跟随女儿在华文幼儿园就读,过后到芙蓉培华小学,他也想像姐姐一样到振中升学。

有能力不怕没尊严

当记者询问身为巫裔的她是否感受到巫裔尊严被挑战或是受损,她说,这是看个人的想法,如果你是有竞争能力,能与人一争长短,为何要感觉尊严被挑战?

“别将自己的错怪罪在别人头上,如果没付出和争取,就别诬赖别人挑战你的尊严。”

姐弟在家用华语交谈

“他们姐弟俩在家是用华语交谈,只有跟父母、哥哥及长辈才用国语,有时我们甚至不知他俩在讲什么。他俩的哥哥甚至因为不明白弟妹交谈内容,一度想去学华语。”

丽娜莫哈末拉扎里说,在让女儿念华小时,她曾一度担心女儿会跟不上学业进度,当时聘请一名家教帮女儿恶补华文,而现在幼儿有不明白的地方就请教女儿。

她欣赏华校老师的教学态度认真,并指子女在华小掌握了马来人认为很难的科目——数学,他们在算术方面可是一级棒。此外,丽娜莫哈末拉扎里的子女在华小时,也在各项学术比赛中取得佳绩。

当年送子女到华小就读时,她表示,也曾试过被亲友质问并指华校功课繁重,惟她回答这是子女的选择,现在子女讲得一口流利的华语及掌握华文书写能力,更让亲友羡慕不已。

“丈夫及父母都支持我送子女到华小,中国日益强大,掌握华语是一项优势,我的子女将来出到社会肯定能与他人一争长短。”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