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办4次失望而归
没有蓝登记孤老忧晚年

63岁的潘文泉担心,如果有一天自己年迈无法工作,在未能获得福利援助金的情况下,他不知如何度过余生。

63岁的潘文泉担心,如果有一天自己年迈无法工作,在未能获得福利援助金的情况下,他不知如何度过余生。

(劳勿20日讯)土生土长申请蓝色身分证4次皆不成功,63岁单身长者享受不到国家提供的福利,还必须靠自己打工过活,对于老来的日子该如何过下去,他更是不敢想。

目前寄宿在双溪兰老人院的潘文泉说,由于身分得不到认同,他申请不到福利援助金。

他希望各有关方面伸出援手,协助他解决问题,好让他孤独的晚年有所保障。

他说,他已经前后申请身分证4次,但是迄今仍然无法获得,让他感到灰心也遗憾。

他受本报询问时说,他出生时有报生纸,后来遗失了;尽管有补做,但迄今仍没公民权,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他非常渴望自己能和其他人一样,持有蓝色身分证,但每一次奔波国民登记局一趟,虽然多了一份希望,却也同样添加一份失望。

每次申请都被拒,官员也没有没说明拒绝的理由,让他一介平民不知如何是好。

不获福利援助金

他说,由于是红身分证持有者,他无法像其他居住在老人院的孤老一样,享有福利援助金,同时也错失很多一般国民所享有的福利。

为了生活,他只好出外打工,自食其力。

“我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不能成为大马公民,实际上我是这里出生,这里长大,现在也年老将至。”

他表示,目前自己还有能力到外工作,但如果有一天,他年迈行动不便时,或健康出现问题,却不获援助金,生活或许陷入窘境。

他说,在有生之年,希望可以“守得云开”,得到公民权。

访客减少
老人院孤老节俭渡日

相信受到经济不景气候影响,双溪兰老人院渐少人探访,孤老们也面对经济压力,一切必须“省省用”。

根据保守统计,和往年同时期相比,捐款和捐赠品估计下跌至少20%。

老人院并没有对外募捐,老人院的孤老们除了获每个月的福利援助金之外,长久以来都是靠热心人士的慷慨捐献维持生活。

惟在过去一年来,到访该老人院的人士已经相应减少,让孤老们也必须勒紧腰带过生活。

据了解,尚有工作能力者都会外出打工增加收入,或在院内种植蔬菜自供自足。

面对经济不景气,老人们能够体谅。

劳勿客青团
布施老人院

配合中秋佳节,劳勿客家公会青年团也在团长赖春平的带领下,今天到该老人院布施,随同者包括该公妇女组主任王玉珍。

他说,这是该团的年度活动,每一年都会到访不同的老人院,为孤老人献上月饼、红包等心意。

他希望客青团可以起着抛砖引玉的效应,鼓励更多的社会贤达到老人院布施。

“虽然面对经济不景,但是善心应该要持续,尤其是华社组织都应该在能力范围内发挥敬老精神,通过小小的红包心意,帮补老人的生活开销。”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