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光哀悼会引争辩
人命狗命孰重要 ?

由多个非政府保护动物组织组成的stop killing group在言论广场举办为将被屠杀的流浪狗办烛光哀悼会。

由多个非政府保护动物组织组成的stop killing group在言论广场举办为将被屠杀的流浪狗办烛光哀悼会。

(槟城20日讯)由11个非政府保护动物组织组成的“Stop Killing Group”,今日傍晚在言论广场举办为将被屠杀的流浪狗办烛光哀悼会,引来一些不同立场的路人不满,而当场与他们“争论”。

赞同州政府发出捕杀野狗令的民众质问这些非政府组织,究竟是人命重要还是狗命重要?他们强调,疯狗症是很严重的病症。

他们说,没有被野狗咬及追的人不明其中痛苦,更揶揄只有疯狗才会反对捕杀疯狗。

爱狗者则反击,不少人身上有多处遭狗只咬伤,但对此感到开心也感到骄傲。

Stop Killing Group代表佐奥指出,其实截至目前大马并没有确诊疯狗症病例。

支持消灭流浪狗的人士(站者)指责非政府组织成员把狗命,看成比人命更重要。

支持消灭流浪狗的人士(站者)指责非政府组织成员把狗命,看成比人命更重要。

质问为何不注射疫苗

而他在说出这段话时,不少爱狗者喊出:“州政府欺骗了我们”,一名爱狗者甚至留下眼泪。

他说,为何州政府不愿意听保护动物组织的劝告,停止捕杀,改用注射疫苗方式。他说,印度在28天内帮6万只野狗注射疫苗,既然印度做到为何槟政府不能呢?

林湘媚说,槟城只有2宗案例,州政府就发出捕杀野狗指令,这只会制造恐慌。就好像她家饲养2只狗,发布捕杀野狗指令后,邻居经过她家都会拍照。

她说,在泰国及普吉岛也有发生疯狗症,但依然有不少人会前往该地方旅游。

她说,捕杀并不是最好的方法,就算杀了全槟所有野狗,外州患有疯狗症的狗只前来槟城,州内依然会爆发疯狗症。

她说,若使用疫苗就不同了,有疯狗症的狗只来槟,州内的野狗有了疫苗抗体就不会那么容易中疯狗症。

据观察,现场约有50名爱狗者出席该哀悼会。

爱狗人士带狗出席烛光会,并在大字报上写上“不要杀害我的朋友”字眼。

爱狗人士带狗出席烛光会,并在大字报上写上“不要杀害我的朋友”字眼。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