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下格杀令遭抨
疯狗症扯上政治?

本报在《南洋商报》北马面子书专页贴出新闻后,引来各方网民关注、讨论,并获得爱狗人士热烈分享145次。

本报在《南洋商报》北马面子书专页贴出新闻后,引来各方网民关注、讨论,并获得爱狗人士热烈分享145次。

(槟城20日讯)疯狗症课题被政治化?

自从北马三州爆发疯狗症后,槟州政府高调下达全城灭野狗指令,让爱狗人士及支持灭狗人士各执一词并引发争议,连下达“格杀勿论”指令的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也遭到攻击,最终令疯狗症课题演变成政治课题!

继北马玻璃市、吉打及槟城爆发疯狗症疫情后,槟州政府基于州内出现2起确诊病例,为防止疯狗症疫情蔓延,于本月17日宣布援引1953年动物法令第39(1)条文,并下达2015年疯狗症传染应对指令,将捕杀约2万5000只野狗。

全槟狗只一半是野狗

掌管槟州卫生委员会的行政议员阿菲夫医生指出,由于全槟约5万只狗中有半数是野狗,当局无法在短时间内确认感染疯狗症狗只数量,其中最好的控制疫情扩散方法,即是捕杀全部野狗。

较后,本报在《南洋商报》北马面子书专页贴出这则新闻后,引来各方网民关注并讨论,并获得爱狗人士热烈分享145次。

150921N01xx noresize

邓章耀:有疫苗无需“下杀手”

Stop Killing Group于本月18日前往光大政府大楼抗议,并呈交备忘录给槟州首长,要求停止捕杀野狗行动。有关组织认为州政府应以更人道方法解决疯狗症问题,包括注射疫苗,而非捕杀野狗。

兽医局建议人道毁灭

首长林冠英解释,感染疯狗症是无药可医,州政府是听取卫生局及兽医局的专业意见后,才决定人道毁灭。

在疯狗症课题饱受压力的林冠英,更罕见的于本月19日在其推特公布自己与一名动物保护组织人士的信息对话内容截屏,同时也通过新闻秘书张燕芬将截屏内容发布给媒体。

在信息对话内容中,动物保护组织人士要求州政府收回捕杀野狗令,改用注射疫苗方式解决疯狗症问题,而林冠英则回应这是听取兽医局建议才下达指令,而非政府组织从国际疯狗症协会等国际组织邀请的专家,需要10月初才能抵槟,州政府不能冒险等待,所以必须展开捕杀行动。

对于槟州政府下达全城灭野狗指令,民政党槟州主席邓章耀也加入“战围”。他于周日在槟州民政党代表大会指出,国阵执政时期不曾捕杀狗只,只在立百病毒事件上,对有关病毒无知才采取灭猪行动。

他说,其实疯狗症并非新鲜事,是已知病毒且有疫苗,所以无需到杀狗阶段。

除外,爱狗人士更纷纷在面子书设立专页,包括“反对槟州政府滥杀浪浪”、“STOP Killing START Vaccinating”,大批爱狗人士也在槟州首长面子书留言,甚至指责滥杀无辜,希望州政府立刻停止捕杀。

有网民设立“反对槟州政府滥杀浪浪”专页,积极分享有关野狗及疯狗症课题进展。

有网民设立“反对槟州政府滥杀浪浪”专页,积极分享有关野狗及疯狗症课题进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