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转信心需大规模振兴计划

与中国股市不同的是,大马股市在政府相关刺激措施下,连续三天走高。

与中国股市不同的是,大马股市在政府相关刺激措施下,连续三天走高。

中国在9月13日发布了深化国企改革意见,为中国国有企业下一步改革设下了一个框架。

尽管该改革意见主要在于推动国企的改革,但不少市场人士认为,改革意见在这个时候公布,目的或多或少在于为中国股市低迷的表现注入一些提振的动力。

中国改革股市下跌

然而,本已疲弱的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却在改革意见出台后,再次遭到股市下跌的打击。

以上周一(9月14日)为例,沪深两市双双高开后,持续震荡下行。截至收盘,上证指数报下跌85.43点,跌幅2.67%;深成指下跌685.46点,跌幅6.55%。

从资金流向来看,上证综合指数成交3501.65亿人民币(2334亿令吉),资金净流出413.47亿人民币(275亿令吉);深证成指成交1546.59亿人民币(1031亿令吉),资金净流出271.98亿人民币(145亿令吉)。两市共有超过1400只个股跌停。

无独有偶,中国政府宣布国企改革意见的隔天,也就是9月14日,马来西亚政府宣布,将启动经济振兴措施,当中最为市场关注的是,政府将投入200亿令吉来重新启动ValueCap公司,以展开救市行动;并鼓励官联机构将海外投资回酬调回国内进行投资,以刺激股市表现。

与中国股市不同的是,大马股市却在政府相关刺激措施下,连续三个交易日走高,其中9月14日的综合指数更是上升了2.25%,连续三个交易日的增幅接近5%。

而上周五的股市则在美联储宣布暂时不升息的情况下,尾随区域大市而稍微下滑。

大马救市短期利好

同样都是救市措施(或被视为救市措施),但为何中国股市与马股的表现截然不同,这无疑关系到两者成分股的数量与比重。两者在目前为止都还只是信心喊话,但大马综指成分股才30只,加上比重较大的几只股项就足以论断每个交易日的升跌表现,相对中国股市而言,要救大马股市仍看似较为简单,即扶持数只蓝筹股就可。

然而,政府重启ValueCap公司,展开救市措施,短期而言,这可为股市带来利好,但长期来说,人民的生活成本压力与国内经济低迷的表现似乎并没有太多正面的意义。

中国经济数据引发担心

看回中国目前的表现。

撇开技术性的市场因素,最新公布的中国经济数据已引发市场的担心。

8月份,中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1%,低于6.5%的预期水平。

工业用电量、耗煤量、大宗商品价格等表现疲弱,显示工业领域依然疲弱。

从投资看,今年1-8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10.9%,增速比1-7月回落0.3个百分点,低于市场预期的11.2%。

从消费看,8月份名义消费弱势回升,同比增长10.8%,但如果扣除价格因素的影响,当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增速与上月持平。

外贸方面,8月进出口总值为3335亿美元,同比下降9.1%。

大马贸易有隐忧

尽管大马7月的出口按年上扬3.5%,表现超越预期,但贸易顺差下滑至23.8亿令吉,也为市场带来隐忧。

同时,7月份工业生产指数虽然上升6.1%,但市场却仍相信,在汇率走低,以及消费与需求低迷的趋势下,单月的表现不足以反映出大马第三季的经济将有活跃的表现。

事实上,不仅是股市与经济环境,大马目前面对的,还包括一些负面消息的延续燃烧。因此,虽然政府领导人不断提出信心喊话,但市场显然更看重的是现实的反映,而不是领导人的表态了。

同样的情况,尽管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大连达沃斯夏季会议上对中国经济表示了信心,但市场显然更相信8月份的经济数据,而不是看领导人如何表态。

撇开国内的负面课题不谈,从目前迹象看,当前负面预期已经成为弥漫市场的普遍心态,在此种情况下,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会放大市场的恐慌情绪,甚至将完全无视经济基本面的表现。

200亿杯水车薪

用200亿令吉拯救拥有约1.5兆令吉市值的大马股市,若非用来直接针对几只蓝筹股的救市行动,看来无疑是杯水车薪。相关的结局,其实看看中国过去的救市行动就可得知。

回顾今年6月以来的中国资本市场,当市场普遍信心不足时,任何政府力量也无法逆转市场,这就如同以人为的力量想逆转长江大河的流向一样。

同时,不可忽视的因素是,中国政府面对的还是拥有50兆人民币(33.3兆令吉)的市场资金。

虽然说,股市的低迷表现会加剧市场的寒意,但宏观政策的着力点本来就不应该着眼于股市。

集中谈经济增长

政策资源和领导人表态应该集中在谈经济增长,而不是股指高低。

中国政府拯救股市已展现其无力感,倘若大马政府仍依样画葫芦,以拯救股市为重,最终打击的不仅是市场的信心,而且还是市场对政府的信心。

需要改变策略

无论是中国还是大马政府,实际都到了需要改变策略的时候。

政策决策者应该出台大力度的振兴经济计划,其中重点要大力振兴民营经济,改善市场的消费与需求力度,才有可能改变市场信心。

这意味着,即将来临的大马2016年财政预算案,将需着重在上述的层面。

毕竟,在当前全球经济表现普遍低迷的趋势下,确保国内的经济表现与私人投资和消费的稳定增长,比刺激股市来得更为重要。

然而,如何在刺激消费与经济,以及削减开销与赤字上做出平衡,这还得考验政策决策者的能耐。

在当前的节骨眼上,振兴经济或许比削减开销与赤字来得更为重要吧!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 [email protected]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