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可悲,他们可耻!

这是一个畸形的社会。尤其最近所发生的事,更说明了这一切。当然,你可能不喜欢这篇文章,但,放心,你是无辜的。

故事从一名叫胡思娜的女生开始说起。她念华校,写中文,讲华语,没有人觉得那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不过,一旦你知道“胡思娜”的后面还有“Binti”时,情况就不一样了;而大家对她的赞叹,更因为目前的局势而变成了惊叹。结果,这名纯马来同胞红了;将她事迹放上网上的母亲娜兹哈更是比女儿红得不清不楚。

接下来的发展是,很多人开始留言打气,更多是感动;很多人开始分享娜兹哈的留言,更多是引以为傲,而媒体也仿佛如获珍宝般争相采访……但,我们其实不是更应该难过的吗?

丁点认同 异常反应

生长在大红花国度里,华裔学习国语早已是种必然;而为了应付职场需求,学习英文更成了我们的一种必须。也因如此,巫裔同胞从来不会因为我们说得一口流利的国语而惊讶;同样的,媒体也不会因为任何一个种族能写得一手好英文而大肆报道。那,是什么让我们觉得友族能口操华语而感到不可思议?

说穿了,这是不是我们这些大汉魂的自我优越感作祟?所以,华裔玩小提琴不是新闻,洋人玩古琴是新闻;这,究竟又是不是我们的自卑心作祟?所以,当我们获得了某些种族的学习与肯定,就大肆渲染,引以为荣一番?尤其,当其他族群在否定我们,扬言关闭华小之际,这样的反应更自然地被放大百倍,甚至千倍。(胡思娜母亲面子书的赞就激增了千倍。)

这样的反应其实是可悲的,却也情有可原。

纵观世界各地都有华族,你就知道我们的适应能力老早就遗传自我们的老祖宗,加上必须得力求生存,我们的竞争能力自然比一般族群来得强。然而,在大红花国度里超过半世纪的我们,却始终面对一再的被否定、被忽视,甚至被排挤,以致我们一旦受到丁点的认同时,即变得兴奋非常。殊不知,这其实也是另一种悲哀的反应。

我们学中文、爱华语,甚至以我们的中华文化为荣的基础,不应建立在别人的认可上,如今的情况,无疑令人难过与可悲,但,导致一切有如此发展的政客更可耻。不是吗?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