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

几个月前,我去吉隆坡,顺道去拜访锦宗兄。他送我一本顾兴光先生的大著《顾事知多少》,我看了书名,惊讶的说:“幸好你送我这本书,我本来打算出一本小书叫《往事知多少》,珠玉在前,我不敢拾人牙慧,以免撞题,献丑不如藏拙。”

其实,出书是我的梦想,能不能实现,要看天时地利,还要看自己的分量。这本书的书名,是取自李后主的词〈虞美人〉其中一句: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所谓“往事”,就是“故国”不堪回首之“往事”,尤其是明月之中,容易引起更深的哀愁,像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故乡有许多往事,往事最能回味。

在咖啡店喝茶,听到两位老人在怀旧。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喝一口咖啡,感慨的说:“唉!现在的咖啡跟以前的咖啡完全不同了,以前咖啡便宜又香浓,喝起来,让人回味无穷。”

任顾客自己给钱

另一位老人接着说:“以前一杯咖啡才一角钱,一天可喝两三杯,一碗面才两角钱,一个早餐四五角钱可以解决了,现在要四五块钱,唉!今非昔比啊!”

我也喜欢回味,回味童年的一切,最令我怀念的食物是咖啡面,一碗才两角钱,现在根本吃不到这样便宜的咖啡面了。

念中华小学五年级时,学校对面的巷口有一档咖啡面,卖面的是一对夫妻,丈夫身材魁梧黝黑,沉默寡言。他做生意的方式很特别,档前放着一个八角碗,夫妻只顾埋头煮面,不收钱,顾客自动把钱丢在碗里,他们看也不看一眼,一切都靠诚信。

每逢放学,一群小学生蜂拥而来,围住面档喊着要回。夫妻俩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有时间收钱。这群小学生也挺诚实的,吃了面自动把钱丢进碗里,如果需要找钱,也自己从碗里找数,该给的就给,该找的就找,没有多拿一分钱,也没有少给一分钱,诚诚实实。这种做生意的方式,如果在现在,恐怕行不通,包管血本无归。

放学时,我也跟着同学去吃咖啡面,两角钱吃得饱饱。老爸每天只给我四角钱,吃一碗面,自备一瓶白开水,四角钱绰绰有馀,现在的小学生袋子里的零用钱,至少两令吉,此一时彼一时,不能相比。我非常怀念那两角钱的咖哩面,现在要到哪里去找?

除了咖哩面,令人怀念的是叻沙。

槟城港仔墘(又叫吊桥头)中华小学校门口有几档小食,有一档是叻沙,档旁摆着几条长凳,凳上总是坐满了人。人人手里捧着一碗叻沙,那碗是八角碗,现在一般小贩几乎很少用这种碗。食客大家排排坐,一口一口的吃着叻沙,津津有味,还发出呼噜噜的声音,像乐队在演奏都市交响乐。吃完了,把碗放一边,摸摸肚子满意的走了。接着又有人坐下来。捧着碗,低头吃,像接力赛一样,悠哉闲哉的享受那酸辣的滋味。没有坐位的人,就在档旁站着吃,车来车往与他们无关。放在一边的碗几乎涓滴不留。叻沙的精华就在酸辣的汤,汤料酸辣适宜,就是上等的叻沙,碗碗都吃得干干净净,如狂风扫落叶,吃了还会再来。

回忆往事,是怀旧,怀念美食,怀念老歌,我最喜欢听的是 〈两口子对唱〉:“物价天天涨,教人真心焦”。

梁实秋先生说得好:“旧的东西之可留意的地方固然很多,人生之应该日新又新的地方亦复不少。对于旧日的典章文物我们尽管欢喜赞叹,可是我们不能永远盘桓在美好的记忆境界里,我们还是要回到这个现实的地面上来。 ”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