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药物成为商品

资本主义奉行自由经济。自由经济的商品价格,是由供求决定的。但供应可以人为控制,例如屯积居奇和垄断。而需求也有自愿和非自愿的,例如有钱人,喜欢花钱,吃喝玩乐,那是他的自由,这是自愿的。患病的人,需要花钱治病,那是被迫花费,属于非自愿需求。

揭露无良药厂

美国是资本主义的老大。最近有一则新闻报道,揭露药厂的无良,说明资本主义下的资本家,赚钱是最大的目的,那管病人的负担能力和生命的价值。

这家药厂以生产治癌药著名。一般的治癌药都很贵。虽然很多人都有医疗保险,但医保并不是付全费,病人需要自己负担20%的药费。假如每个月的医药费是2000美元,那病人就要付400美元。这个负担不轻,因为一般人扣税后的收入也只是两、三千美元。

药费也并非长期不变的。当药厂推出新药时,它的价格一定比旧药的价格贵。药厂的解释是,新药需要很大的投资来研发,它的疗效较好,所以价格较高。但新价并不只是增加几个百份点,而是以倍数计算。面对高昂的药费,穷人当然无能为力。中产阶级为了活命,只能动用储蓄或养老金。好多人因为把储蓄或养老金用完,结果破产告终。

衡量医疗费与寿命

记者发现,美国在发达国家中,治疗癌病的费用最贵,而且是以倍数计。原因有三:一是医疗保险公司,根据传统一贯接受药厂的价格,从来不议价。二是专利,药厂有利可图自然赚尽。三是医生的佣金,药物愈贵,医生赚的佣金也愈多。

当然不是每个医生都是见钱眼开,但病人也不可能到处去问价和转换医生。

有些病人,在衡量医疗费用和自己的财政情况之后,认为不值得为了延长一年半载的寿命而要多花十多万美金,于是选择放弃。听来让人心酸,但这是合理的选择。与其留下债务给家人,不如自己潇洒地离去。

当药物成为商品时,当利润比生命更为重要时,穷人只能等死,中产人士只能倾家荡产,只有富人才能用钱养命。这是残酷的现实写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