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歌的事

母亲的歌声把我们儿时美好的记忆挑起来了。 (照片提供/文戈)

母亲的歌声把我们儿时美好的记忆挑起来了。 (照片提供/文戈)

我们是听母亲的歌长大的,第一首我们最熟悉的歌是那温柔醉人“哦哦哦”的催眠曲,没有歌词,只有低柔的吟哦。妹妹们有了孩子以后,催儿入眠时也哼起这首无词之歌。

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听歌、也很久没有唱歌了。生活中没有梦,那是能够理解的。总睡不好,没睡好当然就不会有结实的梦。可是,连歌声竟也离我远去了,我的上班日子竟已走到无歌的地步吗?

一代代传下

我们一家人都爱唱歌,想是受了母亲的影响。我们是听母亲的歌长大的,第一首我们最熟悉的歌是那温柔醉人“哦哦哦”的催眠曲,没有歌词,只有低柔的吟哦。妹妹们有了孩子以后,催儿入眠时也哼起这首无词之歌。她们的孩子也都记得这首歌的旋律,母亲的催眠歌会像遗传因子那样一代一代传下去。

中学的时候参加中文学会,好像也是为了唱歌,所有的活动一定以唱歌结束。念英中的时候,我们开始唱英文歌曲。每首歌都能背,很多英语词汇也是从歌词中学来的。学校办恳亲会,每班提供一个节目,我们班的是女声二重唱。死也忘不了,我们唱“言词”(Words),一首有关爱与言语的歌。表演那日我们穿白色长袖上衣,配迷你花裙子,上身跟着旋律微摆,想起来真是臊死人。倒是歌词至今不忘,有点像朦胧诗。其中一段曰:“……永恒的言语,献给我,我把一生交给你,你若呼唤,我必定前来……我只有言语,我只能用言语,带走你的心。”歌词内容简直令人毛孔直竖,但是十几岁的时候,谁不疯唱着这些纯情傻气的歌?

音乐之家

还住在老家的时候,有时大家会突然唱起歌来。先是一个人哼着,然后大家就跟着唱起来。奇怪,我们好像随时都可以唱起歌来,当年我们真的那么快乐吗?按今天人们紧绷的生活常态来说,谁要突然唱起歌来,准被瞪眼,问你是不是有毛病。当年我们家除了歌声,还有音乐。父亲爱吹箫,动不动就呜呜吹起来。我哥、二弟和小弟都爱吹笛子。二弟中学时参加铜乐队,是大喇叭手,一天到晚在房里叭叭叭地练习,吵得不得了!家里大家都能吹口琴,后来我和六妹学古筝,小妹学钢琴,似乎想走正规路线,但最后皆因各种原因无疾而终。

我们音乐细胞在下一代得到延续,下一代有机会接受专业的音乐训练。有一年农历新年碰上侄儿的生日,为了给他庆生,当时在家过年的众侄儿女和外甥们兴致来了。侄儿把木吉他和电子吉他从房里抱出来,侄女把她的萨克管亮出来,外甥阿庆一屁股坐到钢琴前,先是生日歌,然后就一支一支唱下去。在伴奏队伍的引导之下,想到什么唱什么。有人点母亲唱一个,母亲大方接过麦克风,先唱《春天里》:“春天里来百花香,郎里个郎里个郎里个郎……”大家都给她助唱,气氛高昂。接着她唱《小小羊儿要回家》,唱到“小小羊儿跟着妈,不要怕,不要怕”,真有老神在在的气势。小弟独唱《妈妈好》,然后爆出福建歌《要拼才会赢》,一时激情澎湃。众口唱开了,就停不下来,一支又一支不同时代的歌汹涌而出……

母亲的歌声把我们儿时美好的记忆挑起来了。这些年,母亲的孩子们分散在世界不同角落,从小羊变成大羊、老羊了。可是,我们的歌声哪里去了?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