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侨机工贡献殊伟

日前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史料展现场,有幸与硕果尚存的101岁南侨机工许海星相遇。

言谈间,许老出其不意地掀开右肩上衣,惊见他的右手臂已近干瘪,摇摇欲地的悬挂着。原来许海星70年前奔赴战场充当南侨机工,从缅甸运送军用物资往云南,在命悬一线的滇缅公路途中,他的右手不幸被日军机关枪扫射,医治罔效,失去操作功能,就这样不离不弃的垂吊至今。

70年前为了响应陈嘉庚的号召,三千余名热血青年不惜离乡背井,奔赴枪林弹雨、道路崎岖、险象环生的杀戮战场,日以继夜的把军用物资从缅甸载送至云南,在危机四伏的滇缅公路上,这些热血南侨机工随时面对炸死、病死、翻车死、饿死、冻死等死神的招唤。

迟来正义平反地位

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随着抗战胜利,南侨机工的任务亦戛然而止。

根据记载,8年抗战岁月,三千余名奋不顾身的机工中,有约一千名魂亡滇缅公路;一千余名留居中国;另一千余名则回马定居。

渡尽波劫幸存的南侨机工原以为搏命完成历史交代的任务,从此可以过着和平的日子,万想不到历史却开了天大的玩笑,等在前面的不是万众欢腾英雄式的表扬,而是令人扼腕的悲惨厄运。

选择回马定居的机工,在英军剿共期间屡被视为共产分子,不得不隐匿身分、埋名隐姓,惶惶不可终日。

选择留居在中国的机工,命运更为坎坷,如来自麻坡的刘贝锦机工在反右运动期间被套上国民党特务帽子,关在重庆渣滓洞,惨被虐待冤死;又如来自槟城女扮男装的现代花木兰李月眉机工在文革期间不堪被批斗而割颈自杀。

我们不禁要向历史拷问,这些冒死救国救民的南侨机工,彪炳战功为何不被肯定却反遭诬陷,为何命运如此多舛?

庆幸的是,抗战胜利五十年后,也就是九十年代,正义的跫音终于响起,迟来的正义平反也肯定了这些几乎被遗忘的南侨机工的地位;同时,也将千余名机工英魂铺垫而成的滇缅公路重现历史,世人才惊悉在抗战历史上,原来有这么一条血路为抗战作出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贡献。

救国功绩应载史册

如今幸存的南侨机工已达耄耋之年,许海星是其中的幸存者,也是幸运者,因为由马台经贸协会和世界中华文化研究会总会联合主办的“向抗战英雄致敬”的表扬大会上,许海星亲自接领了由台湾侨务委员会陈士魁委员长颁发的荣誉状。

迟到总好过没到,以上的赞誉之词同样献给当年不幸马革裹尸于滇缅公路及冤死于莫须有罪名的所有南侨机工英烈。

义之所至,当仁不让,南侨机工舍生取义、仁至义尽的忠烈精神令人肃然起敬,他们奋勇救国的英勇事迹应载入史册,让后代子孙永远缅怀他们的不朽功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