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到底

从厕所回来,大解完毕,通体舒畅。想去晚餐的时候,已经快10点了,叫了一客大的砂拉越面,吃之前配了3颗紫藤买的茶叶蛋。与妹妹晚餐,她问是不是真的要吃那么多蛋?我没答,到达食肆点完餐,就开始剥蛋壳吃茶叶蛋。深夜大解,我只想到这顿晚餐是不是已经化作粪便,自体内排了出来?

每每大解,总会在冲水前,认真看看那些粪便。蹲坐厕所那一段不算长的时光,没有思考,短暂却有高潮起伏,然后释放出来。这不到10分钟就完成的事情,我不禁要思考,该如何善用这样的时光。当然,自慰不能,因为眼睛和手都很忙,但大解不同,你可能是坐在马桶上,也可能蹲在屎坑上,这样的时间或许可以读书读报读杂志,但我想现在应该是滑手机,倒是想问问,有谁的手机是在大解的时候,掉进了屎坑或者厕所的地上?

手机掉下的瞬间,我会骂一句脏话,如果掉得很严重的话,脏话会更多句。我虽然喜欢故作文雅,但本身并非真的文雅之人。想想,那文雅多么教人难受,是传统的束缚,应要摆脱。但礼教社会通常是压抑兽性而扬人之真善美,为循众要求不得不做个普遍受认同的人模人样,以讨得在社会上立足的一席之地,想想不免好笑,这世上,从古至今要做自己的人通常是疯子,若不想成为疯子,唯有一味地把自己粉饰、伪装到底。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