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年放生2亿动物
被当摇钱树 酿生态灾难

中国每年所放生大批动物,已成为某些和尚的“摇钱树”并引致生态灾难。图为佛教徒聚集黄浦江准备放生。

中国每年所放生大批动物,已成为某些和尚的“摇钱树”并引致生态灾难。图为佛教徒聚集黄浦江准备放生。

(上海20日讯)中国每年所放生的动物约有2亿只,这已成为“摇钱树”并引致生态灾难。

英媒称,每周六早晨,数百名佛教徒聚集在上海黄浦江畔放生。短短3个小时内,约有2000条泥鳅伴着唱诵声被倒进浑浊的江水中。

据《经济学人》杂志9月12日报道,这是放生,东亚佛教的一个字眼,就是将俘获的动物放归大自然。放生的目的在于显示慈悲心,积德行善,是古代流传下来的。

在毛泽东时期,和其他佛教行为一样,放生被指是迷信活动。如今,放生又卷土重来,尤其得到年轻人和富有阶层的青睐。

年收入达66万

相关人员估计,每年放生的鱼、蛇、乌龟、鸟,甚至蚂蚁的数量约有2亿,不过究竟有多少谁也不知道。

报道称,放生组织的年收入可达到100万人民币(下同,约66万令吉)的年收入。对于一些和尚来说,放生成了摇钱树。

然而,真正要付出代价的,是被放生的动物,以及它们的来源和归处——生态环境。

一半放生鸟死亡

大规模的非法野生动物贸易是为了迎合人们对野生动物的需求。虽然具体数字很难确定,不过有文章估算,香港的两个市场每年会售卖掉63万只鸟,而它们中的大多数鸟儿归宿都是放生。

很多动物,可能有一半鸟儿,会在捕获和转运的过程中因压力、疾病或处理不当死亡。

报道称,使用人工饲养和珍稀物种放生也无济于事,放生会对当地生态系统带来巨大灾难。

中国水生生态学专家周卓诚就举了北美食蚊鱼——一种很火的放生鱼类的例子。

这种鱼以日本米鱼的鱼卵为食,导致后者在某些水域彻底绝种。

更为残酷的是,很多被放生的动物又被人捕捞上来,售卖给别的放生者。那些禁不起折腾而死掉的动物就被当成食物论斤卖掉。

年收入5%用来放生

26岁的程序员、佛教徒王天宝承认,花钱买刚刚被放生的动物放生是“浪费钱”。

不过尽管如此,他还是打算花钱放生,因为通过这个活动,他能够向大众传播佛教知识,同时接触新近皈依的佛教徒。

王说他第一次放生的时候还是个学生。那一次,他放生了两只乌龟,花了98块钱(约65.5令吉),相当于他3个礼拜的饭钱。

如今,他花了5000至7000元(约3340至4677令吉)放生,相当于年收入的5%。

其实要想积德行善,还是会有更好的方式的。

130余名南台寺僧侣、善信星期六在泉州清源山,三步一磕头登山拜佛。

130余名南台寺僧侣、善信星期六在泉州清源山,三步一磕头登山拜佛。

福建登山拜佛
百余人三步一跪

(福州20日讯)在福建泉州清源山,百余名僧侣、善信19日三步一磕头登山拜佛。

众人从山脚起三步一跪,3小时后拜至山顶南台寺。队伍中年纪最大的81岁,最小仅2、3岁。据了解,朝山活动是由南台寺组织,旨在表达感恩之情。

工作人员之一慈渡居士表示,这次活动的参加者,有南台寺的僧众,也有信徒和义工,共计130余人。

备医生防意外

“朝山队伍中,有些是组孙三代。一些游客、市民也被朝山者的虔诚打动,纷纷参与。朝山队伍抵达山顶时已近200人。”

慈渡表示,活动过程中,由于人数较多,为照顾一些身体素质较差的信众,行进的速度相对缓慢。

老人吃力仍坚持

此外,主办单位请来医生,以防意外发生。沿途中,义工还为参与活动者提供毛巾、热水、姜茶等。

一路上,由于道路多为台阶,且崎岖陡峭,许多年纪较大的老人体力跟不上,每次跪拜都显得吃力。

有者还不镇磕破手掌和膝盖,但依旧坚持跪拜到南台寺。到达终点时,许多人的膝盖都红肿起来。

慈渡表示,在清源山举办这样的活动,信众既可以表达虔诚善心,还可以锻炼身心。“接下来每一个月,将固定举办一次朝山活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